奇書網 > 嫡女翻身記 > 第六百七十章 形象?不存在的

第六百七十章 形象?不存在的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嫡女翻身記最新章節!

    佛兄看著面前幾個哀嚎不已的男人,默默地撇了撇嘴,臉上依然沒什么太大的表情。

    這些人動手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他都還沒有嘮嗑幾句呢。

    佛兄頂著一張面癱臉,內心卻在瘋狂的吐槽,表面上,一丁點兒都沒顯露出來,讓人根本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面前的幾個男人還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嚎叫,佛兄忍不住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幽幽的說道:“佛曰,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在下也不求你們能讀十年書,好歹就讀一天,聽在下一句勸,不是很好嗎?非要鬧成現在這個樣子,讓在下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地上的幾個男人,此刻哪里還不明白,這些不知名的小石子,肯定是面前這個男人搞的鬼!不然,怎么會如此湊巧,偏偏在這個時候,就攻擊了他們?

    必然是這個男人跟其他人里應外合,趁著跟他們說話,引起他們的注意,那些人便在背后行動,一定是這樣的!

    為首的黑衣男人一臉的后悔和惱怒,但卻無濟于事,他如今疼得根本站都站不起來,別說教訓面前這個男人了。他真的想不明白,一顆小小的石子兒,怎么會有如此厲害的效果?

    他感覺自己受傷的部位一陣陣的抽痛,牽扯著神經,難受不已。即便有心想要解決面前的男人,也無能為力了。

    沒想到這個看起來一本正經的男人,居然會使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法,簡直是太卑鄙了!他還是掉以輕心了,這般輕敵,才會迎來這樣的后果。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恐怕早就笑掉大牙了,屆時,他早就顏面無存了!

    所幸,比賽中發生的事情,到底只有他們參賽者才知曉。

    可是黑衣男人哪里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根本就逃不過外人的眼睛。

    老百姓們表示,不好意思,你前面罵罵咧咧的模樣,還有現在躺在地上倒霉的模樣,他們全都看見了,一點兒都沒落下。

    這一次國土爭霸賽,可謂是精彩至極。對于老百姓們來說,可以如此近距離的觀看平日里高高在上,身份尊貴的這些皇子貴族們,也是一個難得的、特別的體驗。更何況,許多貴族外表看著溫文爾雅,沒想到在比賽中卻如此的狡詐,那諷刺人的嘴臉,看起來是如此的可憎,真令人眼界大開。

    蘇晚卿并不知道外界的想法,不過大概也能夠猜測到。只是也許她沒有意料到的是,即便是古代人,也跟現代人一般,如此的八卦。

    只是現代人八卦的多是娛樂明星,而古代人,則是八卦這些皇宮貴族們。畢竟他們之間的地位懸殊,對于貴族平日的生活,他們難免也會感到好奇。

    只是這下子,許多平日里表里不一的貴族們,這會兒倒是百態漏出,出盡了洋相。他們若是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注視著,恐怕早就后悔得要撞墻了。

    不管怎么說,比賽固然重要,但他們的形象也很重要呀!有好些人,還是被當成未來國君培養的呢,這下好了,不僅真面目被老百姓看見了,也被自己的父皇看的一清二楚。

    大殿內,不少的皇帝,若是記憶水晶切換到他們的孩子身上,表里如一的人還好,若是那些平日里素來喜愛裝模作樣的,可就慘了。

    這些皇帝的臉上或多或少會出現尷尬的神情,亦或是羞惱,更甚者則是難以置信。

    而從頭到尾,大長老就在旁邊坐著,一臉的平靜,仿佛早就意料到一般。

    相信此次國土爭霸賽之后,這中原的格局,或多或少,都會發生一些變化。只是究竟會如何,他也不得而知了。

    不過這樣,也挺有趣的,不是嗎?

    這些皇帝并不知道,他們坐在前面高高在上,一臉冷靜的大長老,內心卻帶著這般幸災樂禍的想法。若是他們曉得,也許早就坐不住了,這誰受得住呀!他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很委屈好嗎!

    平日里對自己畢恭畢敬的孩子,到了外面,卻對旁人這般毫無禮儀,面目可憎,他們這些當爹的,也表示很心累好么?

    這黑衣男人,就是其中的一個典范。他在外人面前,也是一副溫和淡然,風度翩翩的模樣,誰能想到,他會對人這般破口大罵,滿臉諷刺呢?簡直令人大吃一驚。

    此刻黑衣男人還一無所知,自己的形象早就已經掉落在地上,再也不能重新拾起了。他如今躺在地上,一臉的憤怒,卻掩飾不了他的弱小可憐和無助。

    若是佛兄知道黑衣男人腦袋里的想法,一定會搖晃著腦袋,一臉面癱的否認,不,這一切并不是他設計好的,他也很冤枉好嗎?原本想憑借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成功將他們說服,沒想到,卻被捷足先登了。

    佛兄的心里,其實也很苦,只是他不說。因為,他是堅強的佛兄!

    黑衣男人緩了一會兒,捂著肚子躺在地上,惡狠狠地瞪著佛兄,仿佛他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一般。

    “沒想到,你這個人居然如此的陰險,趁著轉移我們注意力的時候,趁機找人攻擊我們,實在是太過分了!”

    佛兄:……

    所以他都說他是無辜的了!

    “你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其實心里一定在嘲笑我們的愚蠢吧?此次的確是我們大意了,若是下次讓我碰到你,你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我一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黑衣男人越說越憤怒,佛兄都懷疑,若是他此刻可以站起來,恐怕早就跳過來,找自己算賬了。

    佛兄沉默了半晌,還是徐徐的開口說道:“其實發生這樣的事情,并非在下所想,你又何必說這樣的話呢,而且,在下也并沒有在心里嘲笑你們。”因為我的心里也覺得很苦澀,只是礙于顏面,他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也被擺了一道的。

    雖然,這種事情已經發生過幾次了,但他還是沒有反應過來。

    黑衣男人聽了佛兄的話,冷冷一笑,眼里滿是嘲諷。

    “你說你沒有,便是真的沒有嗎?一開始你還讓我們不要跟你浪費時間,結果現在呢?你這嘴里分明說的都是騙鬼的話,我卻傻傻的信了你!”黑衣男人說到后面,語氣中竟然帶上了一絲委屈。

    佛兄:“……這位公子,你的語氣為何說得仿佛在下辜負了你一般,佛曰,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這件事情,可是關乎到在下的形象的,此事萬萬不可胡來,否則,在下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黑衣男人看著佛兄一臉的正經和嚴肅,氣得自己的傷口更疼了。都做出這樣的事情了,他還在乎什么形象嗎?簡直就是不要臉!而且他都這個樣子了,還能再做出什么事情來嗎?他就不信了!

    黑衣男人冷笑一聲,繼而說道:“說話倒是冠冕堂皇的,難道你敢說我們如今這樣,跟你沒有任何的關系嗎?你敢對天發誓嗎?你還想對我怎么不客氣?嗯?”

    在幕后的蘇晚卿聽到黑衣男人這句話,沉默了一下,若是黑衣男人換了一個語氣,她甚至覺得,他所說的這番話,充滿了難以描述的含義。嗯……她在現代時,果然不該聽信朋友的話,去看勞什子總裁文以及男/男文的!否則,現在她就不至于這般胡思亂想了!

    誰來把她的耳朵捂上,蘇晚卿的腦袋里又冒出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來,她一個弱女子,怎么能夠承受這么多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東西?她還是個寶寶呀!

    裴修側眸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妻子,眼里劃過了一絲疑惑,總覺得最近晚晚怪怪的。自從比賽開始,她就總是奇奇怪怪的,莫不是身子出了什么狀況?

    裴修打定主意,等比賽結束之后,要請祁老來好好幫晚晚調理一下身子,省得她整日這般,讓自己云里霧里的。

    蘇晚卿還不知道,自己那些小動作全都落入了裴修的眼中,還被他安上了身子不好的標簽。若是知道,恐怕她就要炸毛了。

    你才身體不好,你全家都——不對,她也是他家的一份子,她不能這么罵自己。

    佛兄默默地聽著黑衣男人的話,半晌,再度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揉了揉眉心,開口道:“既然在下說的話公子都不信,那在下又何必多言呢?至于還能怎么對你,公子很快就知道了。”佛兄一邊說著,一邊靠近離他最近的黑衣男人。

    黑衣男人的眉頭狠狠皺了起來。

    “你要干什么?離本公子遠一些!”

    即便捂著耳朵,那對話的聲音還是飄進了蘇晚卿的耳朵里,她閉上眼睛,不愿意面對。

    天哪,她聽到了什么?平日里根本沒看出來,佛兄居然還有這等霸道的屬性,她以為佛兄應該是個柔弱的受才對呀!

    不對,她到底在胡思亂想些什么?

    就在蘇晚卿無比糾結的時刻,佛兄已經緩緩靠近了黑衣男人。

    他站在黑衣男人的面前,俯身看了他好幾眼,隨即緩緩地蹲下身子,沖著黑衣男人伸出了手。

    黑衣男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的手指在自己的身上靈活的動作……半晌后,從他的衣裳里掏出了一枚令牌。

    但佛兄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放過他。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