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嫡女翻身記 > 第六百七十一章 震驚當場

第六百七十一章 震驚當場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嫡女翻身記最新章節!

    “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此刻黑衣男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令牌被佛兄給扒拉了去,哪里還有什么不明白的。說到底,人家這般費盡心思,不就是為了要他們的令牌嗎!

    枉他還這般天真,跟這個臭男人浪費這么多口舌。一開始,他就應該果斷的將這個男人給收拾了去,后面也不至于栽了。

    直到現在,黑衣男人還不知道,究竟是誰在暗地里襲擊了他們,除了知道是面前這個卑鄙的男人的隊友之外,根本沒有多余的信息。

    黑衣男人惡狠狠地瞪著面前面無表情的佛兄,嘴里破口大罵。

    但不管黑衣男人怎么說,佛兄都無動于衷,臉上帶著平靜而認真的表情。至于為什么認真,因為他在掏出一枚令牌之后,手指并沒有停止在黑衣男人身上的探索。

    “你這個小人,離我遠一點,別碰我!”黑衣男人很想躲開佛兄的碰觸,但他如今手腳無力,加之佛兄的動作十分迅速,在他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令牌已經被他摸了去,根本連緩沖的機會都沒有。

    這個男人,果然不似表面這般簡單。

    佛兄這般身手,雖然并不顯眼,但黑衣男人卻能夠感覺到,這個男人,若真的要打起來,恐怕還不一定誰輸誰贏。

    他在感覺憤怒的同時,又暗暗有些心驚。自己之前,恐怕小瞧了這個男人。

    而且自己說了這么多難聽的話語,換成別人,也許早就生氣了。可是面前這個男人,神色居然沒有絲毫的變化,他是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嗎?亦或是說,他根本就不在意?

    可是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人,完全不在意別人如何看待他么?他就這般不知廉恥么?

    當然,最后一句話,才是重點。

    不知廉恥的某佛兄,還在黑衣男人的身上探索著,他一邊摸索一邊喃喃自語道:“公子,你藏得還挺嚴實。”

    黑衣男人:……

    如果現在天空出現一道驚雷,他希望可以一道沖下來把面前這個無恥的男人給劈死!劈死!

    但黑衣男人如何憤怒,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佛兄再次從他無比隱秘的兜里掏出了他的那枚小巧玲瓏的哨子。

    黑衣男人:……

    所以他找了這么久,居然還是找到了!他感到非常憤怒,但卻無濟于事。

    沒想到就在一瞬間,自己就落入這樣的境地,若是他有先見之明,絕對不會走這條路!黑衣男人此刻已經不想再跟面前卑鄙無恥的男人有任何的糾葛了,他只想快點離開這里。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里,他幼小的心靈,遭受到了太多的傷害。

    佛兄摸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眉梢中終于多了一絲滿足,他如法炮制一般,在黑衣男人的注視下,輕輕松松的將其他幾個隊友的令牌和哨子也給摸了去。

    那幾個隊友也是一臉憤怒的模樣,但卻只能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令牌被奪走。更令他們憤怒的是,他們之前辛辛苦苦搶來的令牌,全都被面前的男人給搶走了。

    一個都不留!

    一個都不!

    這簡直不是禽/獸做的事情,這根本就是禽獸不如!他們的令牌,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六個人只能睜著眼睛,拖著虛弱的身體,看著佛兄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個麻袋,麻利的將他的“戰利品”收進了麻袋里。

    末了還拍了拍麻袋,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音,頂著一張面癱臉問道:“你們覺得這個聲音好聽嗎?”

    黑衣男人等人:……

    士可殺不可辱,你一刀解決了我們吧!我們不想活了!

    幾個人表情猙獰,他們不想再看到這個狠毒的男人再羞辱自己了!他們的心靈已經承受不住了。

    躲在暗處的裴羽墨聽到佛兄這般欠扁的話語,忍不住“噗嗤”的笑出了聲。

    在安靜的森林里面,她的笑聲清晰可聞。

    黑衣男人頓時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他四處張望著,想要找出裴羽墨。

    是了,這個聲音肯定是這個惡毒男人的同黨!他一定要記住這張面龐,等離開了這里,他有的是辦法收拾這支隊伍!他就不信了,想他排行第五的國家,還會怕面前這個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男人嗎?

    憑借他毒辣的目光,面前這個男人的國家,肯定沒有他們厲害。到時候,他想要弄點什么手段,還不簡單嗎?

    佛兄此刻還不知道,自己就撿個漏,已經被面前的男人給惦記上了。

    他正麻利的將所有的令牌都裝好在一起,等著待會兒帶走……不,孝敬和玥郡主呢,哪里知道面前黑衣男人心里這么多彎彎繞繞?

    他只感覺黑衣男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多了一絲詭異。背后,也忽然有些涼意?佛兄晃了晃腦袋,認為是自己想太多了,如今天氣有些涼了,覺得有些涼,倒也不奇怪吧。

    佛兄想到這里,便將腦海中的念頭拋開,不再胡思亂想。

    殊不知,在黑衣男人的眼里,他就如同小白鼠一般,等著被他收拾呢。黑衣男人這般想著,心里總算好受了一些,雖然被一個國家這么弱的臭小子陷害了,但說到底還是他大意了,否則這個男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這個地步。

    哼,他也只能囂張一段時間了,這國土爭霸賽,他是萬萬不可能活的長久的。他如今倒是盼著,排行第一的東霂國,或是排行第二的天離國出來將這個臭小子,還有他的那些同伴給收拾了去。

    實在不濟,排行第三的北齊國和排行第四的司幽國也可以呀,反正隨便一個國家,絕對可以分分鐘秒殺面前這個人。到時候,也算是幫他報了一個仇了。

    黑衣男人想到這里,心里總算痛快了不少。反正也沒幾天了,他們總會遇見的。而且這個男人可真沒用,方才他聽到的,分明是女子的聲音,居然讓一個女子躲在暗處動手,他還是不是個男人?

    佛兄收拾完令牌之后,正將所有的哨子攏在一起,抬起頭便對上了黑衣人投射過來的,帶著鄙夷的目光。

    佛兄:……

    就算他的確撿漏了,也不至于用這樣的眼神盯著他看吧?方才不是還憤怒得要爆炸么,怎的現在就換了一副表情了?

    佛兄暗自搖了搖頭,現在的男人,他真是越來越搞不懂了,阿彌陀佛。

    他收拾好之后,正想吹響哨子,半晌,思索了一會兒,忽然沖著身后說道:“殿下想不想吹哨子玩?”

    黑衣男人:?

    他的同伴們:!

    蘇晚卿等人:……

    佛兄真是惡趣味呢,呵呵。

    偏生,小決已經跑了出去,積極的舉起了小手道:“我我我,我想吹,我還沒吹過哨子呢!”之前沒找到機會,如今機會擺在面前,這個黑衣男人的表情看起來又這么討厭,他當然要吹了。

    黑衣男人看著一個瘦弱不堪的少年出現在他的面前,沉默了許久,冷哼了一聲道:“沒見過世面。”

    小決:……這個男人真的有夠討厭的,他要讓這個男人第一個出局!被抬走!

    小決氣鼓鼓的瞪了黑衣男人一眼,隨即有些委屈的回頭道:“頭,他欺負小決。”一雙大大的眼睛里,染上了一絲濕意,看起來淚汪汪的,煞是可人。

    裴羽墨從一旁走了出來,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一眼小決,不滿道:“你能不能有點出息,拿出你對付毒蝎的氣勢來行不?”

    小決自動無視了裴羽墨,但黑衣男人卻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女子。

    這個聲音他很熟悉,這女子分明就是方才在笑的那個人,他以為的那個同伴。

    但是,這個女子的容貌,為何他瞧著這般眼熟?總覺得在哪里見過?

    就在黑衣男人還在苦思冥想的時候,他的一個同伴忽然尖叫出聲道:“這不是羽墨公主嗎?!”怎么會在這里?

    羽墨公主……

    黑衣男人腦海中一閃,臉色頓時就變了。等等,羽墨公主不是天離國最受寵愛的公主嗎?她怎么會在這里?

    莫非這個什么佛兄,也是天離國的人?不可能,他根本就沒見過!可是若他不是,羽墨公主又怎么會跟他一起?還有這個身材瘦弱的少年……無論怎么看,這個組合都很奇怪吧?

    堂堂的天離國,怎么會派出這么弱雞的隊伍來?!他不信!

    此刻的黑衣男人還沒想起來,自己還栽在了這所謂的弱雞的隊伍里面。

    裴羽墨瞟了一眼一臉不可置信的黑衣男人,撇了撇嘴。這就被嚇到了?那待會兒,可別被嚇死了。

    她還未開口,一旁的蘇晚卿已經拉著裴修出來了,小決的眼睛頓時就亮了,三步兩步的靠了過去。

    “蘇姐姐!”

    裴修淡淡的瞟了小決一眼,原本他就要靠過去了,接收到裴修的眼神之后,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在他反應過來時,頓時小嘴翹得更高了。

    以前裴修明明對他還算好的,自從有了蘇姐姐之后,自己早就被他拋到另一邊去了。如今居然還對自己擺臉色,實在是太過分了!

    黑衣男人眼睜睜的看著絕美的少女牽著一個銀色面具的男人款款出現,嘴巴大張,幾乎可以吞下一個雞蛋。

    他他他,他看到了什么?!

    這少女,不就是天離國風靡一時的和玥郡主嗎?

    還有這銀色的標志性面具,不是那位傳說中的戰神六皇子是誰?!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