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繼承羅斯柴爾德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黃隆腿軟

第二百六十五章 黃隆腿軟

作者:凌晨兩點半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繼承羅斯柴爾德最新章節!

    張牧來了!

    從警局里出來了。

    不僅黃隆覺得是錯覺,就連余瑾也覺得是錯覺!

    簡直像是在做夢。

    “小奶牛,準備跳河?為了我殉情嗎?”張牧盯著余瑾,好奇的問道。

    余瑾咬著薄唇,白了張牧一眼。那眸子里,眼波流轉。

    她突然發現,張牧這么叫自己,竟然并不太反感。

    小奶牛似乎是張牧的專屬稱號了。

    “這,這是……”黃隆也立馬看到了司馬城,心底真是麻痹了。

    不僅是皇室,就連京城來的人,都站在張牧這邊?

    這一刻,黃隆才想起金國安給自己打的電話。

    麻痹,金國安沒有糊弄自己。張牧真的出來了,而且皇室明顯站在他這邊的。

    司馬城先沒說話,反而是盯著黃隆,好奇的說道:“黃大董事長,你在這里做什么?欣賞夜景?”說完,司馬城又盯著地上的鮮血,說:“你這癖好,有點特殊啊。”

    黃隆沒有后路,也不敢惹司馬城,只好嘿嘿一笑,說:“老城,你怎么親自來蘇省了。要不這樣,晚上我們找個地方一起吃飯?對了,要不就今晚上在凱旋門?還有金家的人,我們一起吃個飯?”

    黃隆認識司馬城,關系不好不淡,但他相信加上金國安這些人一起,足以有分量讓司馬城,給自己一個面子。

    畢竟,地方的勢力,京城的人一般是不會管的。

    “金家?哪個金家,是兒子剛被關起來的金家嗎?”司馬城又問道。

    嘶。

    黃隆深吸一口涼氣,完全不敢相信。

    麻痹。

    金榮被抓了?

    他不應該是去警局,耀武揚威了嗎?

    回頭看著司馬城,黃隆不祥的預感,像是螞蟻一樣,不停的爬上來。黃隆四下看了看,這才對司馬城說:“這是,要江邊審案?要不,我給你們讓個位置。”

    黃隆不相信,絕對不相信。偌大的帝國,不要自己的面子?

    這一招,是他們百分百的必殺,不能出任何的問題。

    在他看來,司馬城和皇室的人一來跨海大橋,只有一個原因。在這里,做了張牧,干凈利落!

    “審案?審什么案子?”司馬城反問道。

    黃隆還沒回答,站在張牧旁邊的皇室,已經開口說話了。

    嘶。

    剛張開嘴,黃隆就打了一個寒顫。這人他認識,他在電視上見過,上一次見到,還是什么皇家會議,這個男人就出現在伊麗莎白女王身邊。傻子都能看出來,這個男人是伊麗莎白女王的親信。

    足以看出來,這件事皇室無比的看中。

    可現在,他們對張牧的樣子,哪里有絲毫要對付他的感覺。

    “張少,剛才你提出來的條件,我們已經考慮過了。雖然從皇室的角度上看,我們的確是有些接受不了,但既然這是和張少的第一次合作,我們也決定讓出一部分的利潤。”

    皇室的人一開口,黃隆更是醉了好不好。

    這他媽,什么話呢?

    皇室,竟然在和張牧妥協?

    給張牧讓出來利潤?

    這日他媽,還是皇室嗎?

    “不用,這點錢,張家不差。”張牧的話,更是讓黃隆震驚無比。

    皇室的人笑了笑,說道:“還是張少好說話。對了,我們來華夏還有一件事,要調查清楚,王子的事。”

    “雖然是以個棄子,但也涉及到了皇室的尊嚴。希望張少,能幫我們調查一下。”

    黃隆聽傻眼了。

    這話是什么意思,擺明了,不管外面的媒體怎么說,事實怎么樣,他們就是相信張牧。

    “你們讓張牧幫你們查?呵呵,這不是讓賊,幫你們捉賊嗎?”黃隆氣得鼻孔噴氣,不停的顫抖著身體,咆哮道。

    “為什么不能讓張公子查?”皇室的人笑了笑。

    “是他殺的啊!”黃隆瞪大了眼。

    “你怎么知道是他殺的?”皇室的人又問道。

    黃隆喘著氣,吼道:“這還用問?那你們怎么就這么相信張牧,不是殺害史密斯的兇手?”

    皇室的人笑著,說:“因為,張公子說了,他不是……”

    嘶。

    簡單到讓人頭皮發麻。

    就因為張牧說了不是,他們就覺得相信?

    “哈哈……有趣,有趣,人心叵測這個道理,你們都不知道。”黃隆一聲冷笑,他知道,自己輸了。

    而且,輸得很徹底。

    “哼,你覺得張公子,有必要在這點小問題上,說謊嗎?”皇室成員問道。

    麻痹。

    這是小問題?

    黃隆徹底炸了。

    張牧到底是什么背景,皇室的成員尊重他,相信他就算了。在這樣問題上,竟然覺得是小問題!!

    無條件,相信張牧的每一句話!

    黃隆沒辦法了,不停的點頭,就當自己輸了,就當皇室的人被張牧灌下去了迷魂湯。

    整個計劃,從他們自信滿滿,絕不相信自己會有輸的這一天。

    到今天,輸得無比的徹底,只用了一個晚上不到。

    “倒是你,在這里做什么?”張牧沒開口,司馬城先問道。

    黃隆臉色更是難看,眼珠上下在打轉。

    不過,黃隆也是一個聰明人,他嘿嘿一笑,說道:“老城,你說說我這一晚上,都在焦心些什么……我一想著皇室的人要來了,按照我擅自的揣測,這件事多半和張牧有天大的關系。也怪我,自己自作主張就來了這里,這下可好了……”黃隆嘆了一口氣,語氣里,無比的無辜,似乎在說他在做好事。

    “我只是怕,張牧的人跑了,蘇省對大英帝國的皇室沒有交代而已。”

    司馬城嘴角一翹,說:“聽這意思,你還是在做好事咯?”

    黃隆搖搖頭,說:“也談不上是好事,盡力而已吧。”

    不愧是老狐貍,黃隆說話有板有眼的,完全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我知道我沒得到上面的命令,這么做有點擅作主張了。”黃隆回頭看了一眼張牧,雖然不想,但他此時只有低頭,對張牧說:“張少,我給你道歉……”

    隨后,黃隆再看了看現場。

    在現場,張牧和黃隆的人受傷程度差不多,但張牧的人還是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張少,所有的醫藥費我黃隆來出……十倍的醫藥費,您放心吧。這事,我一定處理好。”黃隆當著司馬城說道。

    他就不信,張牧還能對他怎么樣。

    果然,張牧搖搖頭,說:“既然是誤會,藥費就算了吧。”

    黃隆一聽,嘴角一抽,心底冷笑著。

    一個蛋黃還沒干的小子,敢和作對。

    果然,還是差了點膽量。

    “那我替黃龍集團謝謝張少了。”黃隆回頭給身后的人吼了一聲:“走啊,怎么,還不走在這里丟臉?”

    身后的人點點頭,這才走了上去。

    黃隆又給張牧道謝,然后轉身就走了。

    等黃隆走了好幾步,司馬城才不解的問到張牧:“張少,這事真這么算了?”就連司馬城都知道,這事不簡單,一定是有人故意在誣陷張牧。張牧這事都不管,白瞎了他身后的勢力。如果是張云頂的話,這件事一定輕輕松松就給解決了。

    果然,就司馬城的認知角度上看,很難再會出現一個人,超過他對張云頂的認知。

    但張牧,依舊只是搖搖頭,說:“也許,這真是一個誤會吧。關鍵,我現在沒有時間來處理這些事情。”

    “我現在,還要忙著處理亞太經濟會的事,就連云頂聯盟都沒有時間去照顧,不要說這么一樁小事了。”

    黃隆剛要走,突然聽到了一個敏感的詞。亞太經濟會!

    不知道為什么,黃隆雙腿一抖。

    軟了!

    黃隆差點腿軟跪在了地上,回頭驚愕的盯著張牧。

    “張少,亞太經濟會是您負責?”·黃隆的語氣,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他知道,有皇室和京城來的人在場,張牧開不得玩笑!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