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繼承羅斯柴爾德 > 第六百零三章 趁我沒生氣之前,滾

第六百零三章 趁我沒生氣之前,滾

作者:凌晨兩點半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繼承羅斯柴爾德最新章節!

    當的一聲。

    匕首落在了地上。

    白玉棋,傻眼了!

    柳鑰,也傻眼了!

    所有人眼里,柳鑰是一個嬌生慣養,說話做事從來不會考慮后果的!

    但此刻,柳鑰卻沒有去搶地上的匕首,而是慢慢的閉上了眼睛,說:“我是一個,該死之人!老公,你要替我好好活下去!”

    可她的話才剛張嘴,白玉棋已經搶到了地上的匕首!

    地上的匕首,拽在了他的手里!

    直接朝著柳鑰的胸口,刺了過去!

    絲毫猶豫都沒有!

    突然,就在白玉棋的匕首要刺入柳鑰胸口的時候,柳鑰瞬間睜開了眼。

    眼神變得很犀利!

    隨后,一把從白玉棋的手里,搶過來了匕首!

    白玉棋有些傻眼了!

    但他沒來得及控制住,匕首已經直接從柳鑰的兇手穿了過去!鮮血飛濺而出!

    柳鑰嘴里緊跟著吐了一口血出來,心臟直接被穿透了!

    柳鑰吐血后,咬著牙說道:“老,老公……我知道,你一定不狠心殺我,但做錯事的的確是我……這樣,你,你就沒有愧疚感了!你要……照顧好孩子們。”

    白玉棋的目光,靜靜的盯著柳鑰。

    這一幕,是他沒想到的!

    柳鑰竟然,用匕首自殺了!

    她竟然在擔心自己,下不了手!

    竟然在擔心,自己會有愧疚感!

    那一刻,白玉棋的身體,是抽搐的!

    他哭了!哭得還很慘!

    但凡剛才有人睜開眼看著,都知道……白玉棋,是下了殺心的!張云頂這樣的人,想來都是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既然要放過其中一個人,肯定會放過他們!

    所以,白玉棋好不猶豫!

    也不想等待!

    他的殺氣很重,且沒有絲毫的停留!

    可偏偏剛才,柳鑰閉上了眼睛!

    “我愛你。這輩子多虧你照顧我,容忍我,下輩子……等我。”柳鑰吐了一口血,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直接倒了下去。

    白玉棋這才松了一口氣。

    柳鑰,死了!

    他可以活了!

    哈哈。

    白玉棋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在柳鑰尸骨未寒的時候,像是劫后余生一般,盯著張云頂說道:“張云頂,老子活了。”

    張云頂也挺震驚的,他能想到白玉棋會殺了柳鑰,畢竟白玉棋這個人,隱藏在內心的心思邪惡恐怖且很黑暗。

    但他沒想到,白玉棋動手這么快。

    而柳鑰這個嬌生慣養的女人,竟然在死之前,意識到了自己這輩子的錯誤。可以說,她的靈魂在那一刻活了!

    只可惜,他沒看到白玉棋猙獰的面孔!不過,她閉上眼,或許更適合,走得更干凈。

    “現在,老子走了!”白玉棋語畢,狠狠的轉身。

    剛轉過去,白玉棋跟前出現了張云頂身邊的護衛。

    白玉棋猛的回頭,罵道:“麻痹,張云頂你言而無信。”

    張云頂聳聳肩,道:“言而無信?什么叫言而無信。”

    “你……”白玉棋指著張云頂,他果然是要耍賴。

    “言而無信嗎?要是你白家能有一次言而有信,我張家不會被燕城掃地出門。你們明知道張家的人重視我張云頂,將所有的資源都放在我張云頂身上,孤注一擲!卻偏偏要在這個時候,引誘我進入白家的火坑!

    當初,你們坑殺了多少張家的人?再說了,我不是言而無信,我讓你們兩個先死一個,我沒說剩下的一個不殺。

    再有,我張云頂在國外尚且是梟雄,在國內我要當英雄不成?”

    “你……”白玉棋一口血就吐了出來。

    張云頂不會放過他!

    他張云頂,對仇人,從不心軟!

    “記住了!”張云頂漠然的回頭過去,對張牧說道:“對仇人的心軟,就是對自己家人的殘忍!”

    語畢,白玉棋的死期將至!

    張云頂的護衛,出手了!

    “等等!”就在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個人的聲音!

    張牧抬頭一看。

    那從一輛奔馳車上下來,身上披著一輛黑色的袍子!

    這袍子身上,有一枚徽章!

    “這是……”白玉棋眼睛一瞪,忙哈哈的笑著:“羅斯柴爾德家族徽章!”

    天不亡我白玉棋!

    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在這時候來,身上還披著黃龍徽!

    這可是,七洲之主的人!

    不管身份地位如何,他都是七洲之主派來的!

    白玉棋是個聰明人,他很清楚羅斯柴爾德家族這時候來找張牧做什么!

    張牧,將得到七洲之主的制裁!

    “你的死期,到了!先管管自己吧,哈哈哈!”白玉棋笑著,沖那人揮了揮手,道:“你好,我是白家的白玉棋!白玉棋愿率白家南苑所有人,投靠黃龍之主!!”

    說完,白玉棋朝著那邊沖了過去。

    果然,張云頂的人沒動手!

    仇人的仇人,就是自己的朋友!

    今天,他張云頂也救不了這個胡來的兒子。

    張云頂一皺著眉頭,回頭看了一眼張牧,道:“這是來找你的?”

    “嗯。”張牧點點頭,不卑不亢:“爸,你知道這是誰的人嗎?”

    “黃龍島的人吧……在羅斯柴爾德家族里,據說有七洲之主的存在,每個七洲之主都自己的地盤,屬于一個洲里最發達的地方之一!黃龍島,可以說是亞洲之主!”張云頂不咸不淡的說道。

    門口。

    那人盯著張牧,將身上的黃龍徽旗一拋,義正言辭道:“張牧!還不和我們,速速回黃龍島!接受制裁!”

    回黃龍島!!

    接受制裁!

    就在今天,太陽商會剛剛要給沈東城洗清冤屈的時候!

    但……

    那人沒想到的是……他的話剛說完,噗嗤一聲。

    張云頂的護衛沖到了白玉棋跟前,一只手直接從他的胸口掏了進去!

    鮮血,飛濺。

    濺的那個人一臉!

    “這心,是黑的啊。”張云頂身邊的那人聳聳肩,顯得極其慵懶。

    但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身體都在顫抖著!

    這他媽的!

    竟然,敢在自己面前殺人!

    剛才,來這里之前,余家的人還親自來找過他一趟!希望他們能對張牧,從輕處理!

    特別是余瑾的父親,好言相勸!

    然而,此時的張云頂,卻絲毫不給黃龍島上來的人面子。

    他的人做掉了白玉棋,張云頂才緩緩的看著那人,道:“你來做什么?”

    那人憤怒的盯著張云頂,他一方面要帶走張牧,另外一方面是要帶著白玉棋。不然,他為什么要突然這時候來!

    “你覺得呢?”那人憤怒的瞪著張云頂。

    張云頂沒理他,拿出一個普通的煙點了上,吐出一口煙圈道:“趁我沒生氣之前,滾。”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