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末世女主宰 > 番外二 時殤(二)

番外二 時殤(二)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末世女主宰最新章節!

    “這是什么?”少年兩根手指將那根鏈子捻了起來。

    那是一根銀白色的手鏈,鏈子上環著個蜘蛛墜子,不只是什么材質,蜘蛛的身體是漆黑的,最前方的一對復眼是兩顆璀璨的紅寶石。

    安璃:“……”

    她總算是從墻壁上跳了下來,“不好意思啊。”她說著,指了指他手里的鏈子,說道:“這東西是我的。”

    時殤瞧了瞧手上的鏈子,眼睛骨碌一轉,臉上露出幾分狡黠的笑意,“這是你的?”

    安璃點頭,“是啊,還給我吧。”

    安璃剛想走過去,時殤卻猛地退后了好幾步,和她拉開了距離。

    安璃瞇了瞇眼睛,語氣加重了幾分:“還給我吧。”

    “哦呵呵。”少年不懷好意的笑了兩聲,然后說道:“你怎么證明這是你的?”

    安璃:“……”這特么怎么證明,她難道還在鏈子上刻個名字不成?

    時殤笑了一下,嘴賤的說道:“這是我撿的,現在是我的了。”

    安璃深吸一口氣,覺得這架非打不可了。

    然而這下時殤卻不想跟她打了。

    他腳底抹油,就這么跑了。

    安璃抬腿想追,但周圍不知何時聚集上來的喪尸群攔住了她,它們張牙舞爪,瘋狂的撲了上來。

    然而它們卻并不攻擊逃跑的時殤,像是沒看見似的。

    安璃一邊應對眼下的喪尸,一邊目光幽深的看向他的背影。

    時殤就這么跑了,等安璃好不容易搞定那群喪尸追過去的時候,連他的影子都看不見了。

    安璃:“……”

    不可謂不生氣。

    ……

    再次相見是在一個拍賣會上。

    這要是放在末世前,這個拍賣會肯定是違法的,因為它的展品實在是應有盡有,很多都是一般普通人想象不到的,甚至是奴隸。

    但因為現在是末世,沒有法律約束,所以曾經違法亂紀的拍賣會也被擺在了明面上來。

    即便如此,也并非隨隨便便什么人都能來參加這個拍賣會,首先第一條,是實力強大,其二就是晶核儲備。

    在他們這個世界上,在喪尸出現之后,人類也發生了異變,但這種異變并不是出現各種奇幻多變的超能力,而是人類的肉體加強了,這個加強指的是身體機能,包括范圍很廣,諸如打擊力道,防御能力,速度,五感,反應速度。

    而且這份異變是可以經過后天的修煉加強的,修煉的方式就是不停的消耗自己的體能,然后自然恢復,反反復復。

    喪尸晶核也能對修煉起到一定的輔助作用,越高級的晶核效果越好。故而末世之后沒多久,晶核就變成了流通貨幣,甚至像末世之前,在幾個主城之中,建立起了晶核銀行。

    而安璃在這個世界里,雖然一直孑然一身,但實力卻并不算差,甚至在一眾人類之中,算得上是相當不錯的了。又因為她實力不錯,身上所儲備的晶核數量自然不少。這就是她出現在這個拍賣會上的原因。

    安璃坐在下面,歪歪斜斜的靠在椅子上,饒有興趣的看著展臺上一個個被推出來的展品。實際上她也并沒有什么想要的東西,純粹是來湊湊熱鬧罷了。

    便就在這樣的氣氛之中,她和時殤第二次見面了,這實在是一次不太尋常的相遇。

    “接下來,是今天這次拍賣會的壓軸物,相信大家一定不會失望的。”臺上身材火辣的主持人熱情的介紹著,“請我們工作人員推上來最后一件展品。”

    她話音落下,帶著黑色黑色半臉面具的拍賣場工作人員推上來了一個巨大的正方體物體。

    那東西被黑布嚴嚴實實的罩著,作為一個展品來說,這個正方體的物品看上去太大了,比今天晚上任何一件展品都要大。

    下面席位里立刻響起了一陣竊竊私語聲,但也有參加次數多的人,很快就猜到了里面的東西。

    安璃頭一次來這地方,看不出來是什么,倒是十分的好奇。

    而主持人在賣足了關子之后,終于在下面觀眾們的催促中讓工作人員拉開了黑布……

    一個銀發及地,雌雄莫辨的美人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現場一片激動的低呼聲。

    而安璃也微微睜大的雙眼,情不自禁的坐直了身體。

    只見黑布之下郝然是一個金燦燦的籠子,而籠子里,漂亮的少年蜷縮在角落,似乎被突然的強光晃了眼,不自覺的伸手擋住了眼睛,但很快就被籠子外面的工作人員用細細長長的金屬長棍子撥開了手,露出了那雙漂亮的勾魂攝魄的眼睛。

    主持人站在一旁激動的介紹著,眼中綻放著激動而貪婪的光。

    現場一片沸騰。

    在拍賣場里奴隸他們見過不少,但是品質如此上乘卻是難得一見。

    大多數人都目光灼熱的盯著少年的外表,而唯有安璃一人……在欣賞他外表的同時,還注意到了他的情緒。

    少年現在顯然非常的憤怒,安璃幾乎都看見他磨牙了,看來被當做奴隸拍賣對他來說確實是個非常大的屈辱。

    安璃想笑,然后她就真的笑了。

    大概是她的反應和周圍的人太過不同,展臺之上,被無數燈光聚焦的少年突然一轉眼掃了過來。

    安璃笑容頓了頓,這么敏銳?

    少年的目光穿過前方的人頭,遙遙的朝她看了過來,看上去有些可憐。但緊接著,他張了張嘴,無聲的說了句話。

    安璃看他口型,是在說:“救我,不然不還給你。”

    安璃:“……”可憐個屁。

    最后的最后,安璃伸手按下了座位旁邊的按鈕……

    拍賣的過程是相當艱難的,因為時殤的外表,現場無論男女,都給瘋了似的,有錢的瘋狂砸錢,沒錢的扼腕嘆息,只恨自己不夠富,否則傾盡家產都要把上面的那個極品拍下來的。

    最后成交的時候,安璃都快吐血了。

    雖然她確實多的是晶核,但是不夸張的說,今天經過這一遭,她的存款至少得去三分之二。

    不僅如此,好不容易在一群大佬的戰爭之中把人拍下來了,走進拍賣場后臺的時候還收獲了一批來自于大佬們“愛”的凝視。

    安璃心道:看來麻煩大了,最近得多加小心。

    連后臺的工作人員都多看了她幾眼,大概想不到,在一群大佬的角逐之中,竟然還有不怕死的人敢摘桃子,重要的是她還摘下來了,還是個小姑娘,看上去十五六歲的樣子,還是個漂亮的小姑娘。

    時殤手上,腳上,脖子上還戴著重重的鐐銬,安璃要解開的時候旁邊的工作人員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大概就是這個奴隸非常厲害,攻擊性超強,還是不要隨便解開他的禁制的好。

    安璃想了想,嘴角一勾,欣然接受了對方的好意。

    時殤:“……”他對著旁邊的工作人員怨憤的磨了磨牙,然后轉頭看著安璃,眼神看起來相當的生氣。

    “走吧,小奴隸。”安璃笑嘻嘻的說道。

    時殤不吭聲,張嘴就撲過來咬她。

    安璃退開幾步,“喂,可是我救了你。”

    少年重重的翻了個白眼。

    直到出了拍賣場很遠后,安璃才伸出手,說道:“我的東西呢?”

    時殤伸出手,晃了晃手上的鎖鏈,“先給我解開。”

    “你先把東西還給我。”

    “你先給我解開。”

    “我給你解開你跑了不把東西還給我怎么辦?”

    “我把東西給你了,你不給我解開怎么辦?”

    安璃笑了笑,然后說道:“你不給,我不會自己搜嗎?”

    時殤也冷笑了一聲,道:“你盡管搜,那破鏈子我又沒帶在身上,你搜到了算我輸。”

    安璃:“……”

    她沒懷疑時殤說的話,事實上,她心里也明白,進了一遭那個拍賣場,時殤身上的那些東西,肯定早就被人給搜干凈了,但是剛剛拍賣場把他身上的東西一并交接給她的時候,里面并沒有安璃所熟悉的那條鏈子。

    “所以,你把我的東西藏哪兒了?”

    “你先給我解開、”

    問題繞來繞去,最后還是繞回了原點。

    安璃扶額,最后無奈的掏出鑰匙給他把鐐銬給打開了,然后一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生怕他又像上次一樣逃跑了。

    “現在可以給我了吧?”

    時殤甩了甩手,甩不開。

    他嗤笑一聲,“不就是個破鏈子嘛,又不是什么貴重東西,你沒必要看的這么嚴實。”

    “那不行。”安璃說:“你有前科的。”

    “算了,跟我走吧。”時殤甩不開就不甩了,任她扣著,拖著人往城市的某個方向走去。

    矛盾解決之后,安璃又產生了新的疑問,好奇道:“你怎么認出我的?”

    明明初見的時候,她被炸的一臉的黑灰,估計連她媽見了都認不出來了,沒道理這次時殤一看見她就認出來了呀。

    時殤瞥了她一眼,不屑道:“這還用問?小爺看一眼你的眼睛就能認出來。”語氣里是藏不住的驕傲。

    安璃:“……”呵呵,這還嘚瑟上了。

    許久,時殤將安璃帶到了一個小鎮,安璃隨意掃了一眼四周,發現周圍的喪尸很多。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