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末世女主宰 > 番外三 時殤(三)

番外三 時殤(三)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末世女主宰最新章節!

    喪尸雖多,卻沒有一個去攻擊時殤的。

    安璃狐疑的看了他兩眼,目光定格在他過于蒼白的臉上。

    還有他那兩枚像吸血鬼似的尖尖虎牙,微微瞇了瞇眸子。

    時殤招了招手,喪尸群中,一個喪尸走了出來,用它那雙腐爛的不成形狀的手捧著一條手鏈,渾渾噩噩的遞到時殤面前。

    時殤看著他的手,嫌惡的撇撇嘴,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喪尸轉了個身,將手鏈遞到了安璃面前。

    安璃:“……”

    “愣著干什么呀?不要你的東西了?”時殤說。

    安璃看著眼前這根沾滿了腐尸味道的銀白手鏈,臉上真是青一陣白一陣,過了許久,她才一臉惡心的接了過來,并在心里發誓,等回去了一定洗十遍手。

    時殤看上去還有些幸災樂禍的,安璃卻一瞥他,道:“你是喪尸?”

    時殤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臉色大變,連忙后退了幾步,脫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安璃勾著嘴角,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一邊掏出紙巾將手鏈細細的擦拭了很多遍。

    時殤又重復了一句,語氣里已經多了幾分敵意,“你怎么看出來的?”

    安璃翻了白眼,為什么他這質問的語氣好像還以為他自己偽裝的有多好一樣?

    她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反而問道:“聽說過天煞嗎?”

    “天煞?那是什么?”

    “一個人。”

    “什么人。”

    “干什么的?”

    “帶著喪尸跟人類打擂臺的人。”

    “哦?他在哪里?”

    “在你面前。”安璃笑了笑。

    時殤緊緊的盯著她,看她的神情仿佛在看一個中二的智障,但內心深處,卻又覺得,似乎她說的并不是什么中二騷年的驚世言論。

    似乎一直到現在為止,從來沒有哪只喪尸在沒有他命令的情況下主動卻攻擊安璃,但安璃不可能是喪尸,因為他感覺不出來。

    他是喪尸,站在他后面的,都是喪尸同類,他能很明顯的感覺的出來,一般的喪尸在安璃的周圍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表現出親近而又畏懼的情緒,甚至包括他自己,都偶爾會露出幾分連他自己都無法控制的想要親近的渴望。

    “天煞究竟是什么東西?”時殤忍不住又問了一句,就算她這樣說了,時殤也還是覺得她在編故事。

    安璃回頭看他,一邊看一邊笑:“你會明白的。”

    ……

    “你為什么跟著我?”安璃看著身后的人,十分無奈。

    時殤抬頭看天,“誰說我跟著你了,這條路又不是你家開的,我還不能走了不成?”

    “算了,隨便你。”安璃聳了聳肩,時殤這擺明是纏上她了。

    接下來的日子里,時殤于是默默的,繼續跟著,安璃卻哪里,他就去哪里,安璃回家睡覺,他就找個地方藏著,安璃出門,他就喬裝跟在后面。

    事實上,除了跟著安璃,他也不知道該干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誕生的,但從有意識起,他就是這個樣子了,而周圍環繞的,是一群和他有著相同氣息的,神志不清的同類,他很早的時候就明白自己是喪尸的事實。

    常年呆在喪尸群里,面臨著一群只知道聽他的指令,卻連一點自我意識都沒有的低等喪尸,時殤能感覺到的,只有孤獨。

    不是沒遇見過其他人類,但是人類和喪尸大概是有天然敵對的基因,每當他不注意的時候,周圍的喪尸就會瘋狂的攻擊那些人類。

    多受了幾次教訓之后,時殤終于明白了,物以群分,他和人類已經不是一個物種了。

    安璃是第一個,不怕喪尸圍攻,能走進他的世界里的人。

    所以時殤想跟著她,因為他實在是不想回到之前那種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的生活里了。

    ……

    “喂,你不是說帶領喪尸跟人類打擂臺嗎?”時殤暗暗的戳身邊的人。

    安璃失笑,驚訝道:“我就那么隨口一說,你還真信了?”

    時殤:“……”

    “我是人類,我干嘛想不開去和人類作對啊,活的不耐煩了?”

    時殤:“……”

    話是這樣說的,但后來還是讓時殤察覺出了貓膩。

    安璃每天都勤修不輟,實力與日俱增,而時殤便發現,他周圍的喪尸在進化。

    起初時殤并沒有覺得哪里不對勁,但后來異常過多,也漸漸的引起了他的注意,安璃每一次大的實力提升,他們周圍的喪尸就會發生一次顯著的進化,不說別的喪尸,就說他,時殤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能量在增長,即便他每天都在玩。

    而且這種異變是從他們身邊,不,準確的說是從安璃的身邊開始的,然后向外輻射。

    時殤意識到喪尸的整體實力竟然是隨著安璃的不斷進化的時候,終于開始認真思考她那天的中二豪言,然后經過嚴謹的分析之后,發現……那可能是真的。

    所謂的天煞,恐怕真的有這樣中二的一個存在。

    不管她愿還是不愿意,這世上總有種神秘的力量,讓她一直站在人類的對立面。

    “你要是天煞,那照你這么一直修煉下去,人類豈不是就慘了?”時殤問。

    安璃搖搖頭,“當然不是,世界是平衡的,有陰就有陽,有天煞的存在,人類當然也有自己的殺手锏。”

    “什么殺手锏?”

    “天啟。”

    “讓我合理的猜測一下,就是人類那邊幫著跟喪尸打擂臺的人類是不是?”

    “大概是吧。”安璃說。

    “大概?”時殤瞪大眼:“你不知道?”

    “我怎么會知道,我只知道有個天啟,和天煞是宿敵,其他的,一概不知。”安璃聳聳肩。

    時殤看起來比她還急,“那你這樣不行啊,整天得過且過的,不是站在喪尸這邊嗎?能不能拿點實際行動出來。”

    安璃神色怔楞了一下,看上去顯得很無奈,“啊,只能說是老天不長眼睛,偏偏選了我吧,我對當世界大反派,作死小能手可一點興趣都沒有,畢竟怎么說我也還是個人類。”

    但是命運的規則巨手早已伸出,有些事,不是說逃避,就一定能逃避的了的。

    ……

    “安璃……”通訊器里,時殤的聲音聽上去相當的難受。

    “怎么了?有話快說。”

    “我被那群狗比人類埋伏了,快來救我!”

    “你的喪尸大軍呢?”安璃很驚訝。

    “……被那群狗比人類殺完了。”時殤的聲音怒氣十足,又很低落。

    安璃:“!!!”

    “什么情況?”

    “那群狗比人類里有一個很討厭的小子,他一個人就殺了我大半的小弟。”時殤在通訊器里大聲嚷嚷:“別廢話了,趕緊來救我!”

    說完飛快的報了個地點。

    安璃趕到現場的時候,時殤已經相當狼狽了,他自己孤身一人,身邊的喪尸不管是高階還是低階,已經全部覆滅,此刻他正被幾個人圍著。

    沒錯,幾個人,想要伏擊時殤,人類那邊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他們死了很多人,地上密密麻麻的堆了許多喪尸和人類的尸體,看上去觸目驚心。

    但相比較起來,還是時殤更狼狽一些。

    而在幾個人類的后面,卻有個少年靜靜的站著,完全采取冷眼旁觀的架勢。

    那人看上去不到二十的樣子,一身黑衣黑褲,黑發黑眸,長著一張精致英俊的臉,是末世前的最受歡迎的當紅小生的長相,但一身的氣質卻相當冷厲,有種生人勿近的氣場。

    只一眼,安璃就確定了,那是時殤在通訊器里說的那個很討厭的小子。

    明明是覆滅了時殤手下一半喪尸的人,安璃本以為是個激進的好戰分子,但眼前所見,卻和想象中有一定的出入。

    少年的目光十分淡漠,看著眼前的一切像是看著一場鬧劇,眸光是冷的。

    直到安璃和時殤一起殺出重圍,黑衣少年都沒有動,全程冷眼旁觀。一直到安璃和時殤跑遠了,安璃都回頭多看了那人一眼。

    巧的是,恰好那人的目光也掃了過來,兩人隔著遠遠地距離對視……

    許久,安璃率先收回了目光,和時殤一起離開了。

    “那些人為什么找你麻煩?”安璃問。

    時殤的表情頓時垮了,看上去很生氣的樣子,憤怒道:“還能因為什么原因,那群人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知道我是喪尸了,說我是他們目前所見到的最特殊的,等級最高的喪尸,想要我的晶核呢,艸。”

    聞言,安璃沉默了一會兒,沒有說話。

    有時候,你不找麻煩,麻煩卻也會找上門的。

    對于人類來說,殺喪尸是天經地義的,不管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喪尸,有沒有害過人。

    安璃甚至找不到理由去譴責他們,因為這本就無所謂對錯,只是立場不同而已。

    “以后你低調點,在外面小心點,出門的時候,帶著你的喪尸小弟們一起。”安璃說:“通訊器保持暢通,有危險及時call我。”

    “憑什么啊。”時殤不樂意,但他也知道安璃說的是沒錯的,所以也只是小聲比比一句而已。反正他其實也不太喜歡見到別的人類。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