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豪門蜜愛,重生天價女王 > 第401章 線索斷了

第401章 線索斷了

作者:木子蘇V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豪門蜜愛,重生天價女王最新章節!

    “不好意思,王太太。”劉祎有些為難地說道:“現在恐怕還不行,有很多程序要走,所以要暫時委屈王太太在這里了。”

    “我相信劉律師。”出乎意料,嚴蕊并沒有因為劉祎說這些而生氣,反倒是點點頭說道:“不過,希望劉律師能夠盡快,畢竟不管怎么說,我……不太喜歡被拘束,你應該知道。”

    “好。”劉祎當然明白嚴蕊的意思,當下又叮囑了幾句,然后就起身離開了。

    等到劉祎出來之后,王子朝一直在外面等著,看到他直接起身走了過去,連聲問道:“我太太怎么樣?”

    “王先生,你放心便是,王太太的精神狀態很好,看上去并沒有太受此事的影響。”劉祎一五一十地跟王子朝解釋道:“只是關于王安妮那邊,我想王先生還需要做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王子朝聽到劉祎說嚴蕊的精神狀態不錯,倒是松了口氣,立刻問道:“有什么需要你盡管說,我肯定什么都沒問題。”

    “那就好。”劉祎點點頭,隨后又對王子朝附耳低語了幾句。

    “行。”王子朝點點頭,帶著劉祎去了自己的車上,然后給現在正在醫院的王安妮打了電話。

    “子朝,你終于肯給我打電話了!”王安妮接通電話的那個瞬間,頓時哽咽道:“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

    “怎么可能!”王子朝盡可能的壓著自己的火氣,聽上去柔情蜜意地開口問道:“你們今天怎么鬧騰的那么大,我不是都跟你說了,讓你耐心等,怎么這么沉不住氣?”

    “我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王安妮有些驚慌地開口問道:“子朝,我沒想到我媽媽會來這里,也沒想到姐姐竟然會把她推倒,甚至還害了她,我該死……”

    王安妮在那邊嗚嗚的哭了起來。

    王子朝頗有些不耐煩,但看到劉祎給自己打手勢,當下只能暗自深吸幾口氣。

    “安妮,其實我都知道了。”王子朝盡可能的平靜地開口道:“我知道那家人是你花錢找來演戲的,也知道他們現在找你要很多錢賠償,因為我給了他們錢,所以他們把一切都告訴我了。”

    王安妮在那邊的哭聲頓時戛然而止。

    很顯然,王安妮沒有想到王子朝竟然知道了這些事,一時間還沒有想好該如何應對才好。

    “那個……”王安妮猶豫了下,小心翼翼地問道:“子朝,你到底說的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聽不明白?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其實你根本就不想跟嚴蕊理會,也不想娶我對不對?”

    “安妮,你現在沒必要在我面前演戲,真的。”王子朝笑了,淡淡的開口道:“既然我已經知道了這些事情,肯定是幫著你的,不然的話我怎么可能給他們錢?不過你為什么要這么傻,為什么不跟我商量下再做這些事情?那些人根本不可能守口如瓶,你要知道,這些事情遲早都會查出來的。”

    “那……那我該怎么辦?”王安妮聽到王子朝的話,頓時慌了神,一時間六神無主地說道:“我是雇了他們幫我,可我沒讓嚴蕊殺了她啊!子朝,這件事真的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相信你。”王子朝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可是監控上完全能看出來,是你故意推了那個女人一把,你還是去自首吧!”

    “王子朝,你根本就是在騙我!”王安妮聽到王子朝的話,頓時怒吼出聲到:“你一直以來都是哄我玩,你沒有想離婚,也沒有想讓我給你生孩子,你……”

    啪嗒。

    電話被掛斷了。

    “有人去了。”劉祎的電話一直在開著,因為他一直在找人盯著王安妮,結果這會他的人告訴他,有個男人進了王安妮的病房。

    “也就是說,這件事是有人故意要算計我們夫妻倆?”王子朝聽到劉祎的話,頓時冷聲道:“原來這還是個局中局,那個人到底是誰?”

    ……

    另一邊,王安妮看到來人掛斷了她的電話,頓時直接撲進了他的懷里。

    “阿峰,我該怎么辦?”王安妮哭得梨花帶雨,“他們知道了我們的計劃,我該怎么辦?”

    男人拍著王安妮的背,什么都沒有說。

    “阿峰?”王安妮哭了好一會,發現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忍不住抬起頭,淚眼婆娑地看著他問道:“你救救我,救救我們的孩子好不好?”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你去自首。”男人握著王安妮的手,平靜地說道:“你放心,你現在有身孕,而且當時也是過失傷人,不會判多久的。”

    “我不要!”王安妮頓時尖聲叫到:“阿峰,你不是說沒有問題的嗎?現在為什么要我去坐牢?我不要!我不要坐牢!”

    “現在你有兩條路。”叫阿峰的男人伸出兩個手指,淡淡地開口道:“一個是從這里跳下去,如果幸運的話,你沒摔死,也沒有摔傻,那么就可以躲過這一劫,另一個就是去自首,承認是你殺了人,然后把嚴蕊換出來。”

    “為什么?”王安妮不可置信地看著男人,好像第一次認識他一樣,喃喃地問道:“阿峰,我是你的女人,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你現在竟然逼著我去死?如果不是你!我會做這些事情嗎?你才是罪魁……”

    下一刻,王安妮已經被阿峰掐住了脖子,整個人登時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額額……”王安妮下意識地掙扎,瞪著眼睛看著阿峰,感覺自己越來越沒有辦法呼吸了,難道她真的要死了嗎?

    另一邊,劉祎和王子朝趕到醫院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從他們面前直接砸落在地上。

    “王安妮!”劉祎和王子朝幾乎是異口同聲。

    只可惜,此刻的王安妮靜靜的躺在血泊里,根本聽不到任何人的聲音了。

    而那個叫阿峰的男人,在劉祎的人闖進去的時候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好像從未出現過一般。

    “這怎么可能?”劉祎得知消息以后,完全一副吃驚不已的表情,這么多年,他還從來沒有碰到過這么奇怪的事情。

    王安妮死了。

    線索徹底斷了。

    但是不管怎么說,后來陸續找到地那些證據也足以證明嚴蕊并非是兇手,所以嚴蕊很快也出來了。

    可是王安妮的案子同樣陷入了僵局。

    “我也沒想到那個女人會尋死。”王子朝小心翼翼地對嚴蕊說道:“本來我還想著把人留著,等到你回來之后再做定奪,結果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看來,咱們盯上秦家那邊,也有人在盯著咱們。”嚴蕊說完這句話,突然意識到了什么一般,轉頭對王子朝問道:“你之前有沒有接觸過一個叫謝勝陽的人?”

    “謝勝陽?”王子朝聽嚴蕊突然提起這個名字,一時間有些恍惚,但很快就有了印象,“你說的是云拂身邊的那個男人吧?”

    “對。”嚴蕊點點頭,隨后問道:“他跟我說過,他恨秦佑白,所以會不會是他?”

    “可這件事現在是鬧騰的咱們兩個焦頭爛額,跟秦佑白有什么關系?”王子朝完全不解的問道:“而且最關鍵的是,我雖然名義上是秦佑白的大伯,可秦佑白根本不會在意我的死活,他對付我們有什么用?最關鍵的是,他為什么要殺了王安妮?”

    “王安妮是顧珂學校的同學。”嚴蕊若有所思的分析道:“我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可是我有種直覺,那就是這件事肯定跟他有關。”

    “咱們還是別管那么多了!”王子朝本來就不是喜歡動腦子的人,怎么可能去愿意想這些,當下立刻說道:“那個王安妮死的也特別慘,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害了她,只希望她別來找我是真的。”

    “她來找你做什么?”嚴蕊聽到王子朝的話,當下直接翻了個白眼,看著他問道:“你不會真以為她肚子里那個孩子是你的吧?”

    “不是我的?”王子朝一愣,有些驚訝。

    “那天她大概以為我是出不來了,竟然在我耳邊得意地說那個孩子不是你的。”嚴蕊蹙眉說道:“所以你知道,這急速我最奇怪的地方,就算我暫時被關,那也不是不能見你們,她為什么要告訴我這個,難道不怕我告訴你嗎?”

    ……

    此刻的顧珂完全不知道京都那邊發生的那些蹊蹺的事情。

    因為她剛剛制服了力大無窮的花田喜。

    “這個花田,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幾個人揉著自己的傷處,氣喘吁吁地說道:“他以前可沒那么壯實……”

    宮臣云被掐住脖子的時候,幸好有同事經過,所以算是救了她一命,只是沒想到的是,花田喜整個人好像變的十分強壯,三五個人都沒辦法制服,最后還是顧珂看到了一絲氣息,才帶著阮鋒沖了進來,利用黑氣壓制住了花田喜。

    “你們是誰?”眾人手忙腳亂的幫忙按住了花田喜,幾個警員這才注意到了顧珂和阮鋒,當下立刻圍住了他們,出聲問道:“你們是怎么進來的?把手舉起來,老實交代……花田的事情是不是跟你們兩個有關?”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