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我的專屬女友 > 第304章 同謀

第304章 同謀

作者:丹水伊人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我的專屬女友最新章節!

    何婉如打開車門坐進去,好象又想到了什么,將頭從窗口伸出來,對張瑩喊道:“張瑩,在這里說話要注意啊,小心吃虧。”

    何家明將身子倚在車頭前,笑問:“注意什么呀,又不是在學校。”

    真是個蠢材,知道什么呀?

    何婉如心里罵了一回,說:“和你說話實是對牛彈琴。司機,我們走。”

    何家明有些莫名其妙,對張瑩說:“看到了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真是沒教養。和我說話是對牛彈琴,和她說話算什么呢?”

    張瑩看他一副生氣的樣子,說:“你不懂,人家是文化人。走,問問慧子,他們剛才聊了些什么。”

    “狗屁文化人,不就是我讀了幾年書,我現在算是看清楚了,書讀的多不見得就更有涵養。”

    何家明不屑一顧地說著,進了酒吧,朝慧子走去。

    安慧子坐在卡桌前發呆,憑什么何婉如說她長的和葉知秋有幾分相似,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她們真的有什么淵源?

    先前的時候,莫小倩好象也那么說過一回。

    不可能啊,她和她任何關系也沒有。安慧子在心中否定著,真是怪了,何家明非要讓她晚上到他的酒吧去玩,結果偏遇上何婉如這種人。

    僅憑她插足了成浩楠和莫小倩婚姻這件事,她就不道德。甭管他們離婚的主謀是不是她,反正她是參與者之一。

    成浩楠和莫小倩多么般配的一對,竟然分道揚鑣了。真是可惜。

    “喲,這是想什么呢?是不是被何婉如被刺激了?慧子,不要和她一般見識,她純粹是個富家女,自以為了不起,實則什么都不是。”

    何家明心疼慧子。一雙眼睛在她臉上不肯離開。

    有了何婉如這樣的女人作比較,他更覺得慧子是世間最難得的好女生。

    “你想哪兒去了,我怎么會生她的氣?我們同齡,我不會和別人計較的,更何況,大家都是好朋友。”

    何家明卻不這樣想,何婉如這樣的人也能稱朋友?這卻是稀奇的事。她說她不舒服,可看樣子她好的很,根本不是身體不癢的樣子。

    “你不要被她迷惑了,何婉如是個心機女。她沒有對你和成浩楠產生懷疑就不錯了,你信不信,他們肯定現在正在吵架。”何家明說著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慧子看他一副替古人擔憂的樣子,笑著說:“你好象對她挺了解的,她不是那種人,人家都結婚了,連這點信任都沒有?我看人家挺恩愛的。”

    何家明聽了心里不自在,心想,他們這么快就好上了?人心是多變的,成浩楠是公子哥,指望他能對莫小倩癡情確實是癡心枉想。

    慧子嘆了氣聲問:“何家明,你約我來酒吧,是特意讓我見她?”

    “呸,呸,呸,你說什么呢?我要是有那想法讓我的嘴爛個瘡。我可不知道她會來,象她這樣的女孩子,我看了就反胃,你知道不知道,為了嫁給成浩楠,她在中間使了多少壞,搞得人家夫妻離婚,然后她自己上位了。真是不要臉。”

    何家明將邊說邊晃腦袋,他對何婉如十分反感,不就是仗著自己父母是職場上的人,有地位,憑他們每個月那點工資,即使有錢恐怕也是來路不明。

    現在就是拼爹的年代,他們因為有特別的背景,雙雙留校當了老師,大家老師是個相當吃香的職業,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到的。

    何家明對何婉如的成見太深了,深到無論她是好是壞在他眼中都是不好的。這種感覺讓他有時候也十分迷茫,按理說,何婉如也沒有怎么他,只是那次設計讓王艷麗在成家把他和何婉如的關系說成了約會。

    我這是怎么了?干嗎要對她成見這樣深?

    何家明有時候也挺恨自己太過狹礙,可這是沒辦法的事。誰讓她與小倩為敵呢。

    “你可不能這樣罵女生,你對她有成見也不能讓我們都對她有意見,是你自己狹隘罷了。”

    何家明看自己根本就蠱惑不了她,只好罷了。

    他只能代表他自己,根本代表不了慧子。慧子是那種在蜜缸中長大的人,怎么能意識到了自己周圍都是陷阱和不良。

    “我?有意思,到頭來狹礙的人竟然成了我。慧子,看到門口那個漂亮的女生了嗎?”

    “當然,門迎嘛,要進門必須復明經過她的檢閱。我要看不到她她就失職了。”慧子對何家明的語無倫次有些感到有些好笑。

    “她叫張瑩,以前是成浩楠在的醫院的陪護。”

    彗子微微一笑,說:“認識新朋友,不錯,你約我到你的酒吧來有事嗎?

    慧子笑著問。她衣著華麗,好看的眼睛在亮度極低的屋里顯的格外漂亮。

    出租車上,成浩楠一直沒有說話。說實話,要不是為了給何婉如面子,他是不會和她一起離開酒吧的。

    她是他老婆不錯,可是他內心老婆只有一個人,就是莫小倩,無論時間怎么流轉,都不能改變他對莫小倩的心。

    透過反光鏡看到坐在一邊一言不發的慧子,成浩楠不由得想起他和莫小倩一起坐車的情形。

    他真正地體會到愛一個人付出的有多多,他可以看著成浩楠和莫小倩一起幸福著,心里卻也是舒坦的。

    “啞巴了?”

    何婉如卻不甘寂寞。

    “你怎么知道我去了酒吧?我說過了,不要干涉我的自由,要是再這樣的話,我就自己找住處。”

    成浩楠表情很是嚴肅。

    他對何婉如出現在酒吧十分不爽,她憑什么要伴在自己左右?她夠格嗎?伴在他左右的人應該是莫小倩。

    唉,真是世勢弄人啊。

    “你又怎么了?是不是嫌我攪了你的好事?我可告訴你啊,你現在是有家有老婆的人,和那些年輕的美妹們不要走太近,特別是象安慧子這種的,一副饑餓的樣子。”

    “什么饑餓的樣子,人家家里可是開飯店的,你說話能不能不要這樣損?”

    “哎喲,我肚子疼,你能不能離幫我捂捂手,我冷。”

    何婉如撒嬌的說,好象對坐在前面司機熟視無睹的樣子。

    她必須要為晚上的事營造足夠的氣氛。

    何婉如試圖握住成浩楠的手,被她輕輕地拿開了。

    “司機,停車。”

    成浩楠在快到別墅不遠的地方,成浩楠對司機吆喝了一聲。

    “干嗎呀,直接送到門口不就行了?”何婉如舍不得他離開。

    “馬上就到了,我喝了酒,有些頭暈,剛好吹吹風,走一走。”成浩楠說著就要開門。

    “老公,我和你一起走走吧?”何婉如溫柔地說。

    “不用,這晚了,趕緊回去,不然爸媽該擔心了。”

    成浩楠本想罵她兩句,可礙有司機在場。他還是得給她面子,女人嘛,即使對她再不喜歡也得給起碼的尊重。

    何婉如本指望著成潔楠念在自己不舒服的份上答應和她一起去別墅,沒想到他還是拒絕了。

    真是個無情的人。

    何婉如心中十分不滿,卻還是只能笑著說:“好吧,走走也好。”

    成浩楠下了車,何婉如立即給阿妮發了條微信,讓她給她倒好水。

    阿妮沒有回復微信。

    何婉如有些擔心,不會等不及睡著了?

    她馬上就把電話打過去。

    “我知道了,正在給她準備水呢?你放心,完全按照你的要求去做的,婉如,只要他回了家,這件事你就放心吧。等會他上了樓,我給你打電話,你直接來就行了。”

    阿妮是個聰明的人,當然了,能考上全國一流大學的人自然是不會太笨的。

    “好,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你必須親眼看著他把水喝下去。”

    何婉如又叮囑了一回。

    成敗就在此一舉,成浩楠喝了酒,再喝了安眠藥的水,只會加劇他瞌睡快速到來,只要他睡著了,要怎么樣他還不是由她說了算。

    他們是夫妻,是合法的,同時是合情合理的。

    何婉如在成浩楠下車后沒幾分鐘,就下了車。

    她不能走的太遠,夜深了,富人們住的別墅區人流量少,又是初冬季節,空氣中飄著冷冷的風。

    成浩楠進了屋子,阿妮幫他脫去身上的外套。

    “怎么一身酒氣哩?這樣,我剛給你準備了蜂蜜水,喝了既解酒又能安眠。”

    成浩楠感到頭重腳輕,他酒量不行,可是在存慧子面前,她不能示弱。他是男人,男人不能喝酒實在說不過去。

    可能是多喝了兩杯吧,他在酒吧的的時候就有些不勝酒力。

    “好啊,看不出來你想的真周到。”

    成浩楠又渴又難受,接過阿妮遞來的杯子,端起來一口喝下。

    “真好喝,我今天累了,也不洗澡了,你也早點休息。”成浩楠說著就要上樓。

    “這不大好吧?我聽婉如說你有潔癖,你又喝了酒,哎呀,身上還有煙味,還是洗洗吧。”

    阿妮勸成浩楠。

    吃了安眠藥又喝了酒,洗下澡他睡覺的效果會更好,這樣更有利于何婉如和他那樣。

    阿妮在等成浩楠的時候已經設計好了,每一步都要是險招。不然,何婉如交代的事辦砸了,她還怎么在這個家中呆。

    “你真是有責任心的人,怎么連我有潔癖這樣的事她都告訴你了?阿微,說說看,她還告訴你些什么?”

    成浩楠臉色發紅,酒精正在起作用,眼神也越發的迷離起來。

    看樣子,已經有了八成勝算了。

    “我一個保姆,她那能什么都告訴我?別看年紀不大,可是這當保姆的工作也干了有些年頭了。去洗吧。”

    阿妮早已替成浩楠準備好了睡衣,都是何婉如早就準備好了的。

    “好吧,你去休息吧。時間不早了。”成浩楠說著就朝浴室走去,卻感到眼皮子有些抬不起來,腳下一個趔趄,頭差點撞到墻上。

    阿妮暗自高興,自己的這個主意真是不錯,洗澡是個體力活,一個澡洗下來,保準他累的要叫娘。

    目前成浩楠進了浴室。

    阿妮才給何婉如打電話,她本想等成浩楠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再給何婉如打電話,可是這么晚的天,外面又冷,還是將她叫回來的好。

    既然你有求于她,就必須要百分百的對她好,不然,怎么能換得來以后的好日子?

    阿妮是苦出身的孩子,什么時候住過這樣好的房子,盡管是別人的家,能住上也是她的福氣。

    何婉如沒過幾分鐘就回來了。

    她在玄關處換了拖鞋,小聲問阿妮:“睡了?”

    “沒有,在洗澡,不過,我看要不了一會就會睡著,就趕緊叫你了。外面那么冷,也不安全。”

    何婉如對阿妮的細心關心心中暖融融的。

    本來有些緊張的心情一下子輕松了很多。

    “阿妮,我也是不得已才這樣的。你給他放了多少劑量的?”

    何婉如其實是不喜歡采用這樣的方式來贏得成浩楠,問題是清醒時的他對她冷若冰霜,好象不是個女人似的。

    對不起,浩楠,我不是故意的,這一切都是逼的。

    “為了促成這件事,我給水中多放了一些,這樣成功的勝算大,只是有一點我得提醒你,吃藥期間懷的孩子說不定會不好。”

    何婉如笑著小聲說:“連這些常識你都知道?老實說,你是不是研究過這方面的內容?還有,你不會也沒有男朋友吧?”

    “吃人飯不能誤人事,更何況,你對我這樣好,我自然得盡力而為了。你進屋里躲躲,我去看看。”

    阿妮擔心成浩楠從浴室出來看到何婉如。

    “好,你不用管我,我去了。”

    何婉如說著打開一間房間的門,剛進去,就聽到阿妮的笑聲。

    “真行啊,這樣子也能睡著?”

    成浩楠在浴室睡著了?

    何婉如吃了一驚,看來果然是阿妮給他的藥量超量了。

    “婉如,快來,他這個樣子我怎么弄他。”

    阿妮朝何婉如叫道。

    這個阿妮膽子太大了,竟然在屋子里叫她的名字。

    何婉如對阿妮的作法不滿,卻還是朝浴室來了。

    成浩楠在浴室睡著,肯定是光著的,阿妮是年輕女生,讓她瞧見了他那該多尷尬啊。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