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農門秀色之醫女當家 > 番外 第019章 大婚之喜

番外 第019章 大婚之喜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農門秀色之醫女當家最新章節!

    國公府已經許久沒有辦過喜事了,自是賓客如云,滿口道賀。

    鬧哄哄的流程走完以后,已是午時。

    季菀扶著陸老夫人入席,陸老夫人滿臉喜悅,語帶感嘆道:“都長大了,九郎如今也娶了妻,成家了,這些日子里里外外的張羅,辛苦你了。”

    “母親言重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陸老夫人坐下來,左右四顧,沒看見孫女孫子們,問道:“孩子們都去哪兒了?”

    季菀輕笑,壓低聲音道:“被曦兒攛掇著全都去鬧洞房看新娘子了。”

    陸老夫人一愣,搖頭笑道:“她慣來喜歡熱鬧,由著她去吧。”

    季菀點頭,“是。”

    她若不是要招待女客們,也是想去看看的。

    自打國公府開始籌備婚禮開始,陸九郎天天都是一臉既期待又緊張的模樣,練武的時候都會走神,被陸非離嘲笑過好幾次,說他都二十出頭的人了,還這么不沉穩。

    和兄長比起來,陸九郎的確還嫩。

    當初季菀和陸非離定親的時候,也是雙方父母做主,但都征求了當事人的同意。那家伙,回京就跑到火鍋店來找她,可沒半點矜持君子風度。哪像陸九郎,整個一青澀的少年郎,極易害羞。一點也不像他的哥哥姐姐們。

    其實這也難怪。

    雖說已經大婚,但這還是陸九郎第二次見容珊。時隔近一年,自然有些忐忑。

    蓋頭落下后,他有短暫的怔愣。

    他第一次見容珊的時候,小姑娘高踞馬上,穿一身大紅的騎馬裝,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如今她也是一身大紅,卻是安安靜靜坐在自己面前。不同那日的桀驁和急切,她今日妝容精致,給本就美麗的容顏錦上添花。少了些驕縱,多了些嬌美。

    一時之間,他竟有些錯不開眼。

    容珊慣來是大大咧咧的性子,定親了也沒一般女子的羞澀靦腆,照樣該干嘛干嘛。就是這半年多來,被關在家里學女紅學規矩,實在太沉悶。終于熬到了大婚之日,于她而言乃是解脫。

    可臨了出門的時候,想到這就出嫁了,離開她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心中忽然就涌出一股酸澀。但是不能哭,一哭妝容就花了。今兒一大早起來,丫鬟嬤嬤們圍著她怔怔一個時辰才弄好的。嫂子說了,等禮成后送入新房,好多人觀禮呢。別到時候蓋頭一掀,看見一個哭哭啼啼,妝容不整的新娘子,傳出去都夠人家茶余飯后笑個一年半載了。

    所以她忍住了。

    從不知道,成親這么麻煩,繁瑣又復雜,跨火盆的時候她差點踩到裙擺,幸虧陸九郎及時的拉住了她。

    “小心。”

    兩人一開始都是拉著紅綢一端,他突然這么伸手過來,隔著衣服,卻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溫度。

    容珊愣了一下。

    這個人,便是她的夫君了,她下半輩子的依靠。離開了兄長和嫂嫂的庇護,她的后半生,只與這個男人息息相關。

    他的手很溫暖,聲音壓得很低,卻很好聽。

    距離去年兩人初遇那次,已快一年,不過因為兩人有了婚約,所以一貫沒心沒肺的容珊倒是還記得那日的情景。

    當時她急著回家,對突然出現的陸非馳很是不喜,倒是沒發現,他竟還是個細心之人。

    拜完堂,兩人回了新房。蓋頭一掀,她終于見著光了,周邊都是夸贊聲,唯獨面前的人沒反應。

    她忍不住抬頭看去,卻見她的準新郎正望著她發呆。

    這人該不是傻了吧?

    嫂子說過,新娘子要注意儀態,尤其是在客人面前,不能有失分寸。所以她只能矜持的坐著,借著長長的衣擺做掩,輕輕踩了陸非馳一腳。

    陸非馳立即回神,下意識低頭看自己的新婚妻子。

    容珊暗自瞪他一眼,旋即低下頭,繼續裝她的矜持端莊。

    陸非馳愣了一下,直到聽見一個清脆稚嫩的聲音響起,“小嬸嬸好漂亮。”

    是曦姐兒。

    她素來膽大,借著自己各自矮,拉著親妹妹就擠過人群,沖到前面來,歡喜的看著坐在床沿上的新嬸嬸。

    容珊只有哥哥姐姐,沒有弟弟妹妹。侄兒侄女們,和她差不多大,她基本上是沒有和小孩子接觸太多。

    嫁過來之前,嫂嫂就和她說了安國公府的情況。

    原本安國公府人口頗多,分家后就只剩下了長房。當家夫人,也就是她嫂子,有四個孩子。長子已冊封世子,長女今年九歲了,想來便是眼前這個漂亮女娃娃了。

    她見過安國公夫人,這小姑娘與其母有三四分相似,笑起來頰邊兩個酒窩如梨花,又漂亮又可愛。

    陸非馳已經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她這才想起,貌似還有一個環節。

    合巹酒。

    別看容珊整天提槍騎馬像個男孩子一樣,其實她沒喝過酒。所以一杯酒下去,她就覺得喉嚨有些燒,險些被嗆住。原本染了胭脂微紅的臉蛋,這下子更紅了,恰似嬌艷的薔薇。

    陸非馳忍不住笑了。

    他還要出去敬酒,客人們也都陸續離開。曦姐兒賊,眼看所有人都走了,她又悄悄的跑回去。她自己一個人去還不算,還要帶上鳶姐兒。

    鳶姐兒難得的沒有嫌棄她,再加上心中也十分好奇,一聲不吭的跟著去了。

    在門口本來想悄悄溜進去,誰知道撞上了出來的挽珂。她原本是要去廚房給主子拿點吃的,除了早上起來吃了一小碗湯圓,主子就沒吃過任何東西,現在餓得肚子咕嚕嚕響。誰知道她剛出門,就碰見兩個小姑娘。

    新婦剛入門,許多事都不了解,自然要格外謹慎些。自家主子是個心大的,她們這些做丫鬟的,就得更仔細。

    國公爺的千金,那可不能輕慢。

    她愣了一下后就立即退后一步,彎腰行禮。

    “奴婢見過兩位姑娘。”她端著笑臉,“兩位姑娘怎么不去宴廳用膳?”

    曦姐兒仰頭看她,“我是來找小嬸嬸的,你讓我進去。”

    挽珂有些犯難。這兩位可是主子,她若攔了就是以下犯上。可放她們進去,又不合規矩。

    她正想著要如何勸說兩位小主子離開,里面便響起了容珊的聲音。

    “外面是誰在說話?”

    挽珂剛要答,曦姐兒伸手一推就將她推到一邊,然后拉著鳶姐兒就跑了進去。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