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錦繡深宮 > 第1626章

第1626章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錦繡深宮最新章節!

    “好吧!”

    她居然有些心疼!

    到底是自己喜歡過的女孩子,第一印象真的太重要了,顏值也真是太重要了。

    另外。

    自己終究是老了啊!

    兒子一大,看見漂亮姑娘她就喜歡。

    這種毛病她可真是要好好改改了。

    “算了吧,既然你和你姑媽都來道歉求情!我也不好一直計較!”

    “要選票那件事,我可以不做計較,但是你……”

    “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兒子,那就好好對她!”

    “讓我再發現一次你耍弄心眼,我必定饒不了你!”

    施婉心簡直心花怒放,連連答應。

    “謝謝伯母!”

    “走吧!”

    徐婉寧接過自己的行李箱,往自己的車子走去。

    司機早已等在那里。

    施婉心也先她一步跑去開車門。

    那個殷勤又小心謹慎的模樣,還別說,挺討人喜歡的!

    ……

    晚上。

    徐靖鈺專門讓管家做了整整一桌子菜,想要為徐婉寧接風。

    可司機一回來,他就看見車子上不光有自己老媽,居然還有施婉心!

    震驚!

    他驚訝地不知道說什么好。

    “媽!你怎么……”

    徐婉寧拍拍兒子的肩膀笑道。

    “走吧,先進去再說!”

    話音剛落,施婉心也迎上來問好。

    “靖鈺,好久不見!”

    徐靖鈺一抬頭,正好對上一雙清澈的大眼睛。

    對面的女孩和第一次見面時大有不同。

    此時的她穿著白襯衫,淺藍色牛仔褲,小白鞋!

    頭發染回了黑棕色,扎著高馬尾,額間有碎發,臉蛋紅撲撲。

    挺翹的鼻尖還密布著細碎的小汗珠。

    看起來……額,真的好可愛!

    眼睛里閃過一道亮光,他心里的嫌惡裂開了一道口子,像是要坍塌。

    “你……你怎么……”

    “走吧,進去再說!”

    施婉心直接挽上了他的胳膊。

    徐靖鈺:“……”

    第一次被女孩子挽胳膊,他大腦一片空白。

    那種鮮活的,清新的,只屬于女孩子的淡淡體香縈繞在鼻尖。

    他居然不知不覺地……!!!

    徐靖鈺低頭看了一眼,臉瞬間漲紅。

    丟開施婉心的手,他大步離開。

    “媽我想起來鍋里還煲著湯,您先自己進去我要過去看看!”

    “啊?”

    看著兒子匆匆忙忙離開。

    徐婉寧簡直摸不著頭腦。

    “這孩子,也不知道慌的什么?還煲湯,他什么時候下過廚啊?”

    施婉心眼里閃過一絲得逞的得意,臉上卻還掛著清純的笑。

    “說不定是專門給伯母您做的呀!”

    “走吧!”

    徐婉寧看了她兩眼,心里很熨帖。

    唉,對這種清純打扮的女孩子,她怎么一點兒抵抗力也沒有啊!

    對此徐靖鈺表示:媽,我一定是遺傳的你!

    ……

    接風晚宴很豐盛。

    家里廚師做了整整一大桌子的菜,另外,徐靖鈺他真的煲了一鍋湯。

    雖然原料都是幫傭替他處理的,火候也是別人幫忙調整的。

    但是,這畢竟是兒子的心意啊,徐婉寧吃得很開心。

    施婉心演技也分外高超。

    一頓飯下來。

    她連拍馬屁帶撒嬌,愣是將一對母子的心俘虜地服服帖帖。

    飯后她離開的時候。

    徐夫人還一再挽留,改天讓她過來玩。

    她自然是笑瞇瞇又甜蜜地答應了。

    這次的機會來之不易,她當然要珍惜。

    ……

    坐在車里,她看著自己一身的打扮,冷冷一笑。

    “我就知道你們一定吃這一套!”

    “哼!”

    “我一定會嫁進去的!”

    “我一定要快點兒進門才行!”

    施婉心這邊進行地順利,施月淑也很高興。

    對待施婉心的態度明顯好了不少。

    “唉!”

    “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

    “咱們的路終于越走越順了,也不枉我去徐夫人面前舔著臉替你求情!”

    施婉心明白,她這是自己表功呢。

    也罷,畢竟這是事實。

    她笑道。

    “姑媽,我知道您疼我!”

    “將來等我嫁進徐家,我一定好好好幫襯你和表哥的!”

    “當然,也會好好收拾欺負你們的人的!”

    俗話說,有仇報仇,有恩報恩,這個道理她還是懂的。

    施月淑心滿意足地點頭。

    “這就好!”

    “看來我沒白疼你!”

    “以后,咱們幾個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了!”

    施婉心堅定地點頭。

    “沒錯!”

    “姑媽!”

    “等以后表哥坐上公司董事長的寶座,我還指望著他給我撐腰呢!”

    “當然!”

    施月淑揚眉吐氣地道。

    ……

    春去夏來。

    天氣越來越熱。

    趙君堯最近也是忙得熱火朝天。

    平時他每天都會去公司工作,周末也不例外。

    偶爾有事外出,大約就是去郊區當監工了。

    設計師的圖紙正在他的別墅上一點點實現。

    每次過去,都是新的一幕。

    他很欣慰。

    盯著眼前的場景,他腦海里不禁腦補起和卿卿一起在這里生活。

    那可太美好了。

    此時的他完全沉浸在幸福里,絲毫不知危險已經逐步降臨。

    ……

    某天,他下班過后照例驅車去郊區。

    路過一處荒涼偏僻的老公路時,他突然看見馬路邊躺了一名女子。

    “怎么回事?趕緊下來看看?”

    人命關天,別是出現什么意外了吧!

    司機下車,他也跟著來到跟前。

    還沒湊近就聞到一股濃烈的酒味。

    “董事長,這人好像喝醉了!”

    趙君堯抬頭望四周一瞧,果然見這周圍有一處簡陋的酒吧。

    他眉頭深深皺起。

    ‘這個世界的民風也太開放了點兒吧’

    ‘一個女子,穿這么暴露!’

    ‘還當街躺在地上不省人事,這成何體統?如果遇見危險了怎么辦?’

    看了看四周,連個行人都沒有,他決定把她救起來。

    “你,去把她背到車上!”他吩咐司機。

    司機小張有些遲疑。

    “董事長,您真的要救她嗎?”

    “這個女子一看,她就不像是……”不像是良家啊!

    穿成這樣,還喝得爛醉,腦子稍微正常點兒的人都不會這么干吧。

    而且,這條街是Z市里心照不宣的紅燈街。

    看著女子的模樣,那身份還用猜嗎?

    這樣的女人她還怕什么?

    而且這樣的事,必定也不是一回兩回了。

    所以他很不情愿,不想背,也不想救。

    ‘萬一,她還有病呢!’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