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妃狠佛系暴君您隨意 > 431 驚了(二更)

431 驚了(二更)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妃狠佛系暴君您隨意最新章節!

    言一色挑了下眉,一臉她就知道的神情。

    又想到了什么,她抬手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地開口,“看無名懟我時的神色,總覺得發生了什么和我有關的事……”

    她說著,沖遲聿問道,“是不是我敏感了?”

    遲聿眸色深深,一針見血,“你不是敏感,是敏銳。”

    言一色聞言,不禁瞇了下眼,“跟我爹有關?”

    “準確說,還有你妹。”

    “哦?”

    “言語很快要跟言家主成親,婚期定在下月甘三,為準備做新嫁娘,她已回到大將軍府,再過不久,言家主會帶人親來叢京,等良辰吉日時,將人接走,在言域舉行大禮。”

    言一色聞言驚了,腦海中同時浮現陰戾冷血的言序,以及和她容貌一樣的言語,不知為什么,想到他們會成親,莫名感到驚悚。

    “這兩人什么情況?兩情相悅還是利益聯姻?”

    遲聿握住她的手,輕柔摩挲,哼笑一聲,“原因無所謂,重要的是結果。”

    言一色歪頭想了想,緩緩點頭,“倒也是,我那個爹手握重兵,在叢葉的地位不可小覷,言序娶了言語,等于獲得雄厚的外援支持,而大將軍府也能倚仗言家,謀求更大的利益……從這場聯姻的結果來看,分明在給你這個叢葉之主添堵啊!”

    言一色又難免想到,南域的南家,以及慕王府這兩大巨頭,論起在叢葉的大蛋糕上貪婪擄掠,跟大將軍府完全是一丘之貉啊!

    也不知前幾任皇帝都是怎么當的,說得夸張些,叢葉江山看似是皇室的,做主的壓根就是他們,一國之君,卻未把控一國主權,還要看幾家家主的臉色行事,真是悲哀!

    言一色從沉思中回過神,眸子晶亮,興沖沖道,“要不要從中破壞,讓他們一個嫁不成,一個娶不成?”

    遲聿眼中滿是她明艷絕倫的臉,一顰一笑都牽動著他的心神,忍不住傾身過去,在她額頭上吻了吻,低聲笑問,“你知道他們二人成親的契機是什么嗎?”

    “什么?”

    “珠胎暗結,奉子成婚。”

    “啊?”

    言一色愕然,“這么快?他們是你情我愿滾在一起,還是誰算計了誰?”

    “誰知。”

    遲聿口吻淡漠,雖然嘴上如此說,但實際上他知道內情,只是不想跟言一色說透罷了。

    言序對言一色的心思固然隱晦,但逃不過遲聿的眼睛,有機會將言序跟別的女人綁在一起,他才不會多嘴解釋。

    言一色撇了下嘴,嘆道,“既然是這種情況,阻止他們婚嫁倒難了……你怎么打算的?眼巴巴看著言序和言語喜結連理?”

    遲聿眼簾壓下,飛掠過一絲異色,模棱兩可道,“不急,先靜觀其變。”

    “哦!”

    言一色沒有再追問,話鋒一轉,“說起來,無名的立場是叢葉皇室?對他來說,南家、慕王府、大將軍府都算敵人吧!對你來說,這幾家也是眼中釘,畢竟妨礙你掌權不是嗎?我以為有著共同敵人的你們,會先解決外敵,再內部一對一,沒想到無名和南家聯盟,決定先除掉你……這局面很混亂啊!”

    遲聿靜靜聽完,眉目不動,云淡風輕間,是胸有成竹的從容,不以為意道,“如果孤不是超出了無名的掌控,讓他生出危機感,唯恐時日一長,孤會在鏟除幾家之前,先蠶食掉他手中的勢力,他不會改變對外的主意,更不會有跟南家的聯盟……但無所謂,也快結束了。”

    言一色眸光一動,揚唇笑開,堅定道,“我相信你!那么再問一句,你有兵嗎?”

    遲聿迎視著她粲然的目光,一時怔愣,恍惚間在想,為什么有人會那么讓他喜歡,哪怕奉上性命也甘愿,一言一行就能主宰他的喜怒哀樂。

    他真的栽了。

    遲聿意味不明地笑了下,眸光深情溫柔,手指撫在她臉側,“有……”

    言一色躲閃了下,不習慣光天化日下、在敞開的門邊,被某人動手動腳。

    遲聿的手僵住了,臉色沉下來,盯著她的眼神翻滾著不滿。

    他仿佛要吃人的目光,有點可怕,言一色驀地頭皮一緊,笑哈哈抱住他的手,急忙安撫般地摸了摸,同時彩虹屁跟上,“真棒!在叢葉軍界三足鼎立的情況下,你能養出一支屬于自己的,可太了不起了!”

    遲聿臉色稍緩,但還是一言不發將言一色拉進書房,關上了門。

    言一色木然表示:忍不了了,非常想撬開某人腦殼,看看里面都裝了些什么鬼東西!

    ……

    無名回到城主府,椅子還沒坐熱,南澤便聞風找上門,人畜無害般來了幾句開場白,然后奔入主題,“尊者跟陛下見了一面,談得如何?”

    無名此時不再忍著對遲聿的惱怒,一臉陰沉,猛然甩了下袖子,“不歡而散!”

    南澤視若無睹,兀自問道,“到底誰在綺羅園私造兵器,可問出來了?”

    無名與他對視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南澤了然,又試探地問了句遲聿還有沒有掌握別處慕家的兵器據點,無名面不改色地敷衍了過去。

    兩個人虛偽地又聊了一會兒,南澤覺得無趣,主動離開。

    房中安靜下來,針落可聞,無名命人在房外四周盯緊了,以防有人突然闖入或偷窺。

    無名將遲聿給他的東西拿出來,仔細看了看,發覺上面的標注異常詳細,而且以他對叢葉州縣、地貌的認知,這些地方確實存在,也符合標注的內容。

    無名神色凝重起來,不由得去想遲聿將這份東西給他的用意,算計他是必然,問題是算計他干什么。

    像之前慕家兵器據點的陷阱那樣,誘他損耗人力?

    又或者這三處是真的,想讓他派人毀掉或占為己有,跟慕子今鷸蚌相爭?

    無名沉思著,目光明滅不定,不知過了多久,他神色清明,心中已下了決斷。

    他要兵行險招,拿這東西去向慕子今求證!

    ……

    兩日后,遲聿與言一色等人帶著一大批奴隸、工匠離開荒月,荒馳以及身體尚還虛弱的荒漣,帶著窮兇極惡的暴徒大軍,浩浩蕩蕩,為他們送行,在城外駐足半日,才打道回府。

    荒漣醒來后,荒馳以一個父親的身份,第一個去看望她,也告知了他們是親父女的秘密。

    荒漣震驚過后,有了親人,無疑是喜悅的,如今正在慢慢適應跟荒馳的相處。

    知道是言一色救了她后,默默將這份恩情記在了心里。

    古濤未被打傷前,本想動用荒軍區的兵力,圍堵遲聿的南橫山莊,天真地想給遲聿血的教訓,無名得知后,否決了他的意氣用事。

    因為他們有荒軍區的兵力,而遲聿有荒滅區的殺器,兩相對抗,分勝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無名同樣不想輕易放遲聿離開荒月,但小不忍則亂大謀,他不甘卻無可奈何。

    遲聿與言一色、兔兔,帶了幾個人,一路縱馬疾馳,趕回叢京。

    至于人數龐大的奴隸工匠們,則由唐琛、唐勇兄弟倆帶人護衛著,以常速前進。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