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隱婚蜜愛:墨少,寵上癮! > 第299章 雙腿殘疾的男人

第299章 雙腿殘疾的男人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隱婚蜜愛:墨少,寵上癮!最新章節!

    第299章 雙腿殘疾的男人

    某酒店客房。

    一個中年女人坐在椅子上,微微低著頭,“我在他們家工作了差不多五年,平時許小姐很少管小軒……”

    “你有沒有見過一個坐輪椅的男人?”楚微俏問中年女人,之前墨禹軒說過,有個坐輪椅的叔叔時常去看他。

    中年女人點頭道:“有,那是楚先生,楚先生常來看小軒。”

    “他長什么樣?”楚微俏進一步問道。

    “楚先生長得很英俊,我從來沒見過那么好看的男人,只可惜雙腿殘疾了。”中年女人惋惜的說道。

    楚微俏把墨庭深拉到了身旁,“阿姨,你看看他,長得像不像那個楚先生?”

    中年女人這才慢慢抬起頭,在看到墨庭深的那一刻,她驚訝的差點說不出話來。

    “楚先生,你的腿好了?這真是太好了!”

    墨庭深:“我不是他,他是我弟弟。”

    中年女人仔細看了看墨庭深,感嘆道:“原來是這樣,你們長得實在是太像了,楚先生平時都是戴著口罩的,那天也是一次很偶然的機會,我才看到楚先生的長相,太過驚艷,所以我很難忘記。”

    那天她太困了,直接睡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她醒來就看到楚先生在一旁想事情出神,口罩也拿了下來。

    楚先生平時都是戴著口罩的,想必是不想讓人看到他的長相吧。

    所以驚訝過后,她繼續閉著眼睛裝睡。

    墨庭深沉聲道:“今天的事,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

    “放心吧,我一定會保密的。”中年女人是收了封口費的。

    這筆錢對她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因為她的兒子考上了名牌學校,因為高額學費的問題,她都快愁白了頭。

    從酒店出來,坐上車后,墨庭深給許念柔打了個電話,約她出來。

    “你打算怎么對許念柔?”楚微俏問墨庭深。

    墨庭深:“從明天開始,我不想再看到她。”

    楚微俏咽了口唾沫,小聲道:“所以你要……”她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墨庭深不禁失笑,他把楚微俏摟進了懷里,“寶貝,你怎么滿腦子打打殺殺的。”

    許念柔精心打扮一番后,來到了墨庭深告訴她的酒店房間,她敲響了門。

    門剛一開,許念柔就想撲進墨庭深的懷里,“阿深,我好想你。”

    墨庭深側身避開,“今天約你來,是有事要和你談。”

    “什么事啊?”沒抱到墨庭深,許念柔心里很失落。

    “從現在開始,你和小軒沒有任何關系了。”墨庭深的語氣中透著涼意。

    許念柔愣了愣,她沒想到墨庭深會這么說,“阿深,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墨庭深:“哦,是我說錯了,你和小軒,本來就沒有什么關系。”

    許念柔心里咯噔一下,墨庭深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阿深,我和小軒怎么會沒有關系呢?我是他的母親啊。”

    墨庭深冷冷看了許念柔一眼,“一個母親,會害自己的孩子嗎?”

    許念柔連忙解釋道:“阿深,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我怎么可能害小軒呢?小軒從樓梯上摔下來的事,我可以解釋的……”

    墨庭深把手機扔在了許念柔面前,“先看看這個再狡辯。”

    許念柔拿起手機,點開了視頻。

    畫面中,是她之前給墨禹軒下毒的證據。

    許念柔情緒激動的說道:“我沒害過小軒,一定是有人想污蔑我,是楚微俏,一定是楚微俏!阿深,你一定要相信我,不要被楚微俏騙了!”

    墨庭深上前,忽然一把掐住了許念柔的脖子,“即使不是你的孩子,小軒那么懂事可愛,你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許念柔的臉漲得通紅,她還試圖狡辯,“阿深,我沒有……”

    墨庭深手上一用力,許念柔直接被甩在了地上。

    “咳咳咳——”許念柔捂著脖子不停的咳嗽著。

    墨庭深居高臨下的看著許念柔,“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許念柔繼續裝傻,“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墨沛然在哪里?”墨庭深的嗓音幽沉,透著陰鷙。

    許念柔猛地愣住了,墨庭深竟然知道!

    墨庭深冷笑了一聲,“我早就知道,小軒是墨沛然的兒子。”

    “你知道?你知道還……”許念柔明白過來了,墨庭深這是將計就計。

    墨庭深斂眸,語氣冷沉,“告訴我,墨沛然在哪里?”

    “我不知道他在哪。”這回許念柔說的是實話。

    墨庭深抓住了許念柔的胳膊,目光中透著肅殺,“再給你一次機會,說!”

    “阿深,你說的我都承認,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墨沛然……啊……”撕心裂肺的叫聲充斥著整個包廂,許念柔的胳膊骨折了。

    許念柔被警察帶走的時候,要求再跟墨庭深說幾句話。

    “這兩天,你對我都是假的嗎?”許念柔的聲音帶著哭腔。

    “你難道看不出來?”墨庭深反問道。

    許念柔搖著頭,“不,不會的,你對我不可能一點感覺也沒有,否則……”

    墨庭深打斷道:“忘了告訴你,跟你同床的人不是我。”

    許念柔有些不敢相信,她聲音嘶啞的吼道:“你以為楚微俏她愛你嗎?她和你在一起是有目的的,她想害你,她和孟雪是一伙的,墨沛然也是,他們都想害你!”

    許念柔本以為墨庭深會有很大的反應,但是他卻很平靜,仿佛已經料到一般,“你也是對她將計就計嗎?”

    墨庭深像看傻子似得看了許念柔一眼,“她跟你不一樣,她是我妻子,她不會害我,我更不會怪她。”

    “哈哈哈……”許念柔的情緒開始有些失控,她又哭又笑,“你墨庭深在圣安帝國呼風喚雨,最終還是要敗在女人手里的,墨庭深,早晚有一天,你會被楚微俏害死的!哈哈哈……”

    楚微俏就站在門口,看到許念柔出來的時候,她走上前,抬起手就是一巴掌,“這是替小軒打的。”

    許念柔被打的腦袋嗡嗡作響,還沒緩過來,又是一巴掌。

    楚微俏冷聲道:“這是我給你的。”

    “還有一巴掌,是替我老公打的,我老公力氣比較大。”

    說完,楚微俏用盡全力甩了許念柔一巴掌。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