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造作時光 > 第1章 巧合

第1章 巧合

作者:月下蝶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造作時光最新章節!

    第1章 巧合

    昌隆三十年冬,晉朝百姓沉浸在一片歡樂中。他們大晉與隔壁的金珀國多年發生矛盾,這次護國大將軍不僅把金珀國打得哭爹喊娘,還在戰場上活捉他們驍勇善戰的二王子,讓金珀國割城賠地,俯首稱臣,簡直讓整個晉朝上下揚眉吐氣,走路都帶風。

    一時間護國大將軍成了老百姓口中的武曲星下凡,他的三個兒子也是天兵天將轉世,因為當今陛下英明神武,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明君,所以特意下凡輔佐明君,幫助晉朝繁榮昌盛,八方來朝。

    不管怎么說,總之就是陛下很英明,花將軍一家也很英武 。

    此時離京城幾百里的驛站,驛丞為了慶賀晉國大勝,特意在驛站大門口掛上了兩盞紅燈籠。不過近幾日大雪漫天,也沒什么官員途徑此地,所以他的用心也沒什么人看見。

    驛丞捧著一碟炒豆子,蹲在門口看院子里的積雪發呆,寒風把他亂七八糟的胡子刮得東倒西歪。

    “唉。”巡檢走到驛丞身邊,苦著臉道:“也不知道住在這里的那波人什么時候走。”

    這次送押過來的罪犯,據說是京城里犯了事的大官,人還沒押送到這里,就已經有人來打招呼,說是不可怠慢。身為驛站的巡檢,他只能天天守在這里,免得這個大官出事。

    這些當大官的,今年被流放,明年又官復原職。這邊有人要報復,那邊有人想保,倒霉的還是他們下面這些小嘍羅,誰都得罪不起。

    “都已經是階下囚了,還喜歡擺譜,老子就不愛伺候。”驛丞呸了一口,把嘴巴里的豆殼吐在雪地里,“沒個消停的。”

    話音剛落,遠遠看到官道盡頭有馬車過來,一眼都看出來頭不小。

    驛丞把手里的炒豆往巡檢手里一塞,拍了拍半舊的襖袍,滿臉是笑地迎了上去。

    巡檢翻了個白眼,嘴上說著不伺候,轉身看到權貴就變狗。

    也不知道拉車的馬是什么神駒,即使行走在雪地中,也四蹄穩健,煞是威猛。穿著兵甲的護衛在馬車四周,眼神灼灼,與城里那些駐扎士兵完全不同,像是上過戰場見過血的。

    巡檢意識到這行人身份不簡單,趕緊把手里的炒豆往窗臺上一擱,也湊了上去,露出了與驛丞相似的諂媚笑。

    二樓,木樓緩緩推開了一道縫,露出雙藏在暗處的眼睛。

    “花家人到了。”

    “可以……開始了。”

    馬車剛在驛站外停下,驛丞便滿面微笑上前作揖道:“下官乃此處驛丞,不知貴人們從何處來?”

    “我等從青寒州來。”為首的將領拿出一份通關文書,“護送大將軍的家眷先行回京。”

    “原來是大將軍的家眷?!”驛丞恭敬地把文書遞還給武將,“貴人們快快請進。”

    最前方的馬車簾子動了動,驛丞低下頭,不敢直視貴人容顏。

    只見簾角掀起,一雙幾乎不染塵土的鹿靴邁了出來,紅艷艷的斗篷在馬車上晃了晃,隱隱露出斗篷里的雪色繡紅梅錦裙。

    花琉璃走出馬車,看著前方破破爛爛的驛站,沉默了片刻,扭頭坐了回去:“我覺得還是繼續趕路比較好。”

    早已經習慣她挑剔勁兒的嬤嬤神情如常勸道:“縣主,下一個驛站離此處還有近百里,路上積雪不化,連沐浴的地方都沒有,您三思而行。”

    花琉璃皺起好看的眉頭,想掩上簾子就走,扭頭見將士們鼻頭被風雪凍得通紅,繃著臉道:“在此處歇一夜,明日便走。”

    嬤嬤扔了塊幾碎銀子給驛丞:“多準備熱水。”

    “好勒。”驛丞笑著應下,他就喜歡這種出手大方的貴人,比關押在樓上的犯官省心多了。

    “妹妹,小心。”剛從馬背下來的花長空見小妹妹繃著臉就要從馬車上往下跳,趕緊上前扶著她,“慢點,地上雪這么厚,要不哥哥扶你進去?”

    嬤嬤神情平淡地地看著這一幕,每個紈绔子弟背后,都有無數個嬌慣孩子的熊家長,大將軍一家什么都好,就是把家里唯一的姑娘嬌寵得不像樣。

    走兩步路怕累著,吹幾下風怕凍著,就連說句重話都舍不得,怕把閨女嚇著。好好一個武將世家的千金,竟是養得嬌氣又挑剔。

    “不用。”花琉璃搖頭,理了理身上的斗篷,扶著花長空的手臂走進驛站大門。此地并不富裕,所以擠不出太多銀錢修繕驛站,屋子里的光線十分灰暗,她有些擔心,積雪太厚,會壓垮這座破舊驛站。

    “貴人請坐。” 驛丞用袖子擦了擦凳子,抬頭朝兩位貴人討好一笑,這一看便呆住了。

    原來大將軍家的人長得這么好看,尤其是這位看起來嬌滴滴的小姑娘,好看得像是天上的仙女兒。

    花琉璃看了眼顏色黯淡,不知道什么木料做成的凳子,沒有坐下去。她伸手揭下斗篷帽子,抬首看向樓梯。

    樓梯上,一個戴著枷鎖的干瘦男人緩緩走下來,他發須花白,看起來五六十歲的模樣,臉上帶著苦澀與不甘,身后看管他的衙差對這個老人尤有幾分尊敬。

    隨著老人下樓的動作,他腳上的鎖鏈發出碰撞的聲響。

    注意到驛站里多了其他人,老人腳步頓了頓,目光在他們身上掃過,又緩緩收了回來。

    幾名衙差不知道花家兄妹身份,但還是朝他們拱了拱手,以免得罪貴人。

    “這位先生犯了何罪,竟戴這么重的腳鐐?”花琉璃把目光從老人身上移開,開口詢問。

    為首的衙差見這位貴女詢問的態度很是自然,仿佛根本沒有考慮他們會拒絕回答,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道:“這位犯官在朝堂上,彈劾大將軍窮兵黷武,邊境將領嗜血成性,觸怒圣上,被判了流放之刑。竟然貴人開了尊口,我們可以給他換副輕便些的枷鎖……”

    “不用了。”花琉璃瞬間改口,“我覺得這樣挺好。”

    衙差:“……”

    老人轉身看了眼花琉璃,語氣冷淡道:“小小年紀,心思就如此歹毒,今日老夫落難,總算看盡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沒關系,你后面不僅會看盡,還會慢慢習慣。”花琉璃微笑,“畢竟像你這種在將士背后插刀的人,也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邊境將領為了守衛大晉,拋頭顱灑熱血,這個文官的話若是傳到他們耳中,豈不是讓他們寒心?

    “老夫身為人臣,自當效忠朝廷,為民請命。花應庭四處征戰,耗盡百姓錢財……”

    “大將軍為天下百姓守衛邊疆,如今更是大勝金珀,讓我大晉邊境安寧,到了你口中,卻成了窮兵黷武。”花琉璃挑眉,“你腦子沒毛病吧,金珀常年挑釁我國邊境,我們不去打他,難道任他們囂張?你住在繁華的京城,自然不知道被金珀賊兵搶劫騷擾的痛苦,嘴里說著為民請命,卻不把邊境的百姓當人看,這叫什么……”

    “這叫滿口仁義道德,忠君愛國,實際滿肚子虛偽,貪圖享樂。”花長空笑瞇瞇地接下話頭,“偽君子。”

    “老夫,老夫……”老人被兩個十多歲的年輕人擠兌得臉青面黑,半天喘不過氣來,“爾等黃毛之輩,滿口胡言亂語。”

    “爾等白毛之輩,老眼昏花,糊涂透頂。”跟在花家兄妹身后的衛兵,當即便回嘴,這種需要罵人的事,不需要小公子與小姐親自動口。

    樓下的動靜,傳到了樓上,屋子里的人露出了滿意的微笑。他扭頭看向從窗戶爬進來的人:“毒下了?”

    “下了,無色無味,見血封喉,保證查不出死因。”

    男人笑了笑:“彈劾花家的文官,在與花家后人爭吵后,便離奇而亡,不知道大晉的文官們,會有怎樣的反應?”

    “飛鳥盡,良弓藏。花家立下這么大的戰功,最想對付他們的,恐怕不是大晉的文官,而是……”

    古往今來,受到帝王猜忌的武將多如繁星,多花家一個不算多。

    文人筆桿子雖然厲害,但是比起嘴皮子罵人的本事,還是比不了上過戰場的士兵,幾個回合下來,老文官便被氣得七竅生煙,只會滿嘴念叨無知莽夫。

    “用、用飯了?”廚子端著做好的飯菜出來,見大堂里劍拔弩張,往后縮了縮。

    “用飯?”花琉璃看了眼廚子端著的飯菜,有肉有菜,看來這個彈劾了她父親的犯官待遇還不錯,比守衛邊境的兒郎們好太多。

    當下她拿出一塊手帕捂住口鼻,做作地往后退了一步:“天啊,我的頭好疼。鳶尾,我聞不得葷腥味,快打翻它。”

    “好的,縣主。”跟在花琉璃身后的一個丫鬟站出來,她毫不猶豫地上前踹翻飯菜,動作流暢,英姿颯爽。

    飯菜倒在地上,頓時滿屋子彌漫著飯菜香味。

    “這才對。”花琉璃露出滿意之色,讓鳶尾給了廚子一塊碎銀子,“重新給這位老人家做飯,記得,不要沾半點葷腥。”

    “好的,貴人。”廚子接過碎銀子就往后廚跑,給了銀子的人,說什么都對。

    驛丞默默把倒在地上的飯菜掃走,倒在外面的雪地里,假裝沒看出這是小姑娘在故意報復。

    “你什么意思?”老人氣得雙手直哆嗦。

    “仗勢欺人,落井下石啊。”花琉璃笑容甜美,“戴罪之身,還吃什么肉,邊疆的老百姓,一個月都吃不到兩回肉,大人為民為國,自然要與百姓同甘共苦啊。”

    可憐的老文官,終于被花琉璃氣暈了過去。

    樓上的男人半天沒有聽到動靜,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怎么回事,林輝之還沒死?”

    “那、那淬了毒的飯碗,被花家下人打翻了。”

    “你說……什么?”

    他們費勁千辛萬苦,計算了無數次相遇的地點,特意安排了那么多看似巧合的路障,才讓他們在這個驛站相遇,現在跟他說,前面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