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將軍家的小媳婦 > 第440章 又受傷了

第440章 又受傷了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將軍家的小媳婦最新章節!

    還有自從消失的小九,哪怕她沒出現,周桂蘭都知曉她肯定在自個兒的身邊,只是不知道是在哪個黑暗的角落里縮著。

    而那些陪著小瑞安和小瑞寧讀書的,這輩子怕是再也沒法兒跟瑞安瑞寧分開了,直到他們死。

    “我不會后悔,我就是想做點事,做我爹想做的事!”

    對于衛元的反應,周桂蘭是詫異的。

    她實在沒想到這么小的孩子竟然會有如此堅定的眼神。

    “你知曉你爹想做的是什么嗎?”她忍不住問道。

    衛元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可我明白,跟著你們,就能做跟我爹一樣的事。”

    周桂蘭良久才憋出一句話:“若是進了護國公府,以后你就不能再見到你娘和你兩個弟弟了,以后你只能跟著你的主人,只能聽他的吩咐,世間也不會再有衛元這個人了,你明白嗎?”

    “可我在做對的事,不是嗎?”

    “可是沒有人知曉什么事是對的,什么事是錯的。”周桂蘭應聲。

    人的想法和決定都是在改變的。

    那孩子沒再堅持,低著頭坐了一會兒,就很周桂蘭說了一句,回了自個兒的屋子。

    周桂蘭也坐了一會兒,將炭盆的蓋子蓋住了之后,才去了兩個孩子的屋子。

    之后的幾天,周桂蘭準備起過年,又是一陣兵荒馬亂。這里里外外都得照顧到,還有老家的宗親什么的,也都的送禮物回去。

    那就小塊封地還得派人回去照看,這個事兒自然是落在了徐管家的身上。

    大年三十,在周桂蘭忙得找不著北時,衛元再次找到了她,堅定自個兒要進護國公府的決心。

    周桂蘭將他送到了徐鼎那邊兒,至于徐鼎與他說了什么她不知曉,只是從這一日開始,衛元就從護國公府消失了。

    那衛夫人隨是憂心忡忡,卻并未問周桂蘭這事兒,想來她已經知曉這個事兒了。

    三月柳絮紛飛,給已經退了寒意的京城增添了幾分綠意。

    傍晚,周桂蘭坐著馬車從外頭回來,就見門口多了不少的侍衛。

    她連著瞥了好幾眼,這才在小嬋的攙扶下進了護國公府,一進去,就見今日府里的丫鬟婆子們都是神色匆忙。

    不等她發問,旁邊一個丫鬟就沖了過來,對著她大喊:“少夫人,少爺回來了!”

    少爺——徐常林?

    周桂蘭心里一驚,“徐常林?”

    “是!”

    周桂蘭加快了步子,急匆匆朝著自個兒的屋子趕去。

    到了屋子前,發現一群人進進出出的。

    她心里有了不好的預感, 推開門,走進,就瞅見屋子里一片灰暗。

    走進床邊,就見小六正站在床邊,臉色凝重。

    “怎么了?”

    小六轉頭,瞅見周桂蘭已經快步走過來了,便直言:“少爺回來的路上,遇到刺殺了,如今流血過多,需要立即止血。”

    周桂蘭已經沒有再問他了,入眼的,是徐常林血肉模糊的后背。

    她一下呆住了,伸手捂著自個兒的嘴,張了張嘴,好一會兒都聽不到自個兒的聲音。

    正呆愣,感覺衣服被抓住了,她低頭,發覺是徐常林的手。

    順著胳膊看過去,是徐常林已經沒有血色的臉,對著她露出一抹溫和的笑。

    周桂蘭抓住他的手,那雙手雖然比往日要冷了幾分,她心里直跳,緊緊握著,順著坐在了床邊的地上。幫著他摸了一把額頭的汗,靜靜等著小六的動作。

    小六手腳麻利,將他的后背清理了血水,上了藥,幫著包扎起來后,對著周桂蘭點了點頭,就收拾了自個兒的藥箱快步離開了。

    臨走,將屋子里其他人也都帶走了。

    “疼嗎?”周桂蘭手輕輕碰了下繃帶,輕聲問他。

    徐常林虛弱笑了,“習慣了。”

    那個笑,帶著三分虛弱,三分安撫,三分不在意,與一分無奈。

    周桂蘭的心抽了下,張了張嘴,還是干巴巴問他:“你那些暗衛呢?”

    “小六不是去找他們了?”徐常林說著,伸手去拉周桂蘭,“地上涼,坐床上。”

    周桂蘭怕他的傷口又撕扯,順勢坐在了床邊。

    “你幫我把衣服穿好。”

    徐常林撐著身子,慢慢坐了起來。

    周桂蘭趕忙扶著他,剛想讓他躺好,就見他已經在艱難拿衣服。

    她沒了法子,只能從旁邊拿了衣服,一件件幫著他套上,扶著他慢慢下床。

    扶著他出了房間,在他的帶領下,周桂蘭走了一個以往一直沒走的,還有這一路上竟是也沒遇到府里的下人。

    兩人走了快半個小時,到了一棟普通的屋子里。推門進入后,徐常林讓周桂蘭將門關了起來。

    也不知道他摸了哪兒,屋子東邊兒的角落一塊石頭突然拉開,露出一大階樓梯。

    兩人往那下面走去,越到下面,周桂蘭越吃驚。這下面竟是極大的空間,比上面那棟房子還大得多。

    正中間的大廳里,一群孩子全單腳站在木樁子上,瞅見兩人進來,也還是站在木樁子上,對著兩人彎腰行禮。

    徐常林對著他們點了下頭,那些孩子便繼續自個兒之前的事兒,周桂蘭一個晃眼,好像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再轉頭看去,就見人群后面蹲在木樁子上搖搖欲墜的衛元。

    不等她細看,徐常林已經往前走了一步。

    怕他摔著,周桂蘭只得收回了視線,扶著徐常林往里面七拐八拐的,最終在中間的一個房間停了下來。

    徐常林抬手,在門上連續敲了三下,頓了一會兒,又敲了一下,

    門被打開,站在門口的人周桂蘭認識,是之前跟在徐常林身邊的一個暗衛,只是此時的他跟之前比顯得格外虛弱。

    “少爺。”

    “怎么樣了?”

    “小六還在救治。”那人說著,側開了身子。

    周桂蘭扶著徐常林進了屋子,撲面而來的血腥味,讓她胃一陣陣翻涌。強忍著嘔吐的欲望,再看過去,就發現里面竟是躺著六個人。

    就著滿屋子的燭火,清晰看到每個人身上都插著一兩根箭。有的在大腿,有的在胸口,有的在后背。

    小六滿臉凝重,拿著一把小巧的刀,在挖其中一人胸口的箭。

    周桂蘭抬頭去看徐常林,就見徐常林臉色凝重,往那邊走。

    這樣凄慘的場面,讓周桂蘭極度不適。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