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嬌妻太水嫩,總裁寵上癮 > 第266章 不好的預感

第266章 不好的預感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嬌妻太水嫩,總裁寵上癮最新章節!

    第266章 不好的預感

    何父還要再說什么時,白父趕來了。

    陳姨收到信息后,就立刻帶著人趕來,但因為鄭永明的手機沒電了,陳姨沒能通過定位找到準確的哪幢別墅。

    是白父趕來后,想辦法在別墅小區大門口,那里賄賂保安,得到的準確地址。

    但保安為了安全起見,不讓他們開車進來,也不讓他們帶人進來。

    白父不能報警,畢竟女兒和鄭永明是自愿過去的。

    他和陳姨進來后,走了半天,才找到。

    傭人去打開門,放他們進來。

    小果看到父親,立刻站了起來。

    “爸!”小果快步朝父親走去,不知道該怎么告訴父親,母親和何家的關系。

    何父此時過來,看向白父:“白兄。”

    白父看到何父也微微驚訝:“是你。”

    好多年不見,白父都有些認不出他來了。

    小果更是驚訝,原來父親早就認識何父:“爸,你認識他,他說他是我舅舅。”

    “舅舅?什么舅舅?”白父一臉懵的看向女兒。

    “他說他是媽媽的親哥哥。”小果告訴爸爸。

    白父嘴角抽了抽,簡直不敢相信:“你是我老婆的哥哥?”

    何父點頭,一臉歉意:“不好意思,以前我來你們農場的時候,瞞了你。但這都是我妹妹要求我這么做的。”

    “為什么要瞞著我?”白父不明白,甚至是有些窩火。

    “我也不清楚,我妹妹也不讓我問為什么。這么多年了,她從來都不告訴我。只說了,她自有她的原因。”何父也一臉的為難。

    白父搖了搖頭,他對那個前妻太不了解了。

    “沒什么事,我們就先回去了。”白父其實是生氣的,就光憑前妻讓小果裝傻這么多年,還有那么多人暗中想要害小果,他就覺得是前妻帶來的麻煩。

    她除了給小果生命外,好像什么也沒有付出過。

    他說完,拉著女兒的手就往外走。

    何父想挽留的,何母過來涼嗖嗖的說道:“怎么樣,我就說嫁出去的女,沷出去的水,你妹妹早就嫁出去了,她的女兒更是外姓人,怎么可能會管我們何氏的死活。”

    何父聞言,再也忍不住,轉身一巴掌打在何母的臉上。

    “閉嘴,我們整個何家的榮耀都是我妹妹拼搏而來,你才能享福至今,居然還有臉在這里說風涼話。”

    小果轉頭,看到何父怒目圓瞪,咆哮如雷,身側的手都在發顫。

    但她沒有上前去相勸,拉著父親,趕緊的離開。

    陳姨和鄭永明,不由地多看了幾眼,也跟著離開了。

    上車后,小果把何父剛剛跟她說的話,還有和母親視頻的事都告訴了父親。

    父親聽后,大受打擊,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以前娶的那個老婆居然那么多的秘密。

    連她是何家人,都沒有告訴過他。

    他都不知道,自己娶的那個沈嵐到底是不是人。

    見父親一路上不再說話,小果微微靠在父親的肩頭,柔聲說道:“爸,我們不要怪媽媽,好不好?媽媽說她是有為難之處,而且是為了保護我們。”

    “保護她自己才對吧!我怎么沒見她出什么事,倒是你這些年,一直受到不明人士的暗害。搞得你好像是古代搶皇位的皇子一樣。”白父一說起這個,怨念就很深。

    “她連她真實姓氏都沒曾告訴過我,我真的懷疑當初和她的結婚證,是不是都是無效的。”白父嘆了又嘆,臉色很是難看。

    小果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只能靠在父親的肩膀上,讓父親知道,自己會一直留在父親身邊的。

    快到農場時,白父握住女兒的手:“那個何氏,現在真的有你的股份?”

    小果搖頭:“我也不知道,但現在他們是這么說的。”

    “好,那明天爸讓人去查一查。”白父說道。

    頓了頓,白父又說道:“如果何氏真有你的份,不如,你去說服一下顧司慕。爸可不想你的產業,倒閉。”

    小果笑了:“爸,你什么時候變這么貪財了?”

    知道女兒在開玩笑,白父也笑了:“我女兒成為大富翁,你老爸不也就跟著水漲船高了?”小果點頭:“我會努力,讓自己成為大富翁的。”

    她沒說,司慕哥哥已經在扶持自己了,雖然不知道要等多久,但她知道,自己一定會比何珈厲害的。

    白父以為女兒的意思是會去說服顧司慕,微微放心。

    不管沈嵐怎么樣,但既然給了女兒股份,就屬于女兒的,他這個當父親的,自然要替女兒守護好。

    這也是她那個母親欠女兒的。

    回到家后,顧丹丹躺在沙發上打游戲,茶幾上是她吃過的晚飯。

    聽到開門聲,顧丹丹抬起頭來:“去哪里了,怎么才回來?”

    小果走過去,先開了一瓶水,仰頭咕嚕咕嚕喝下。

    喝完后,才對顧丹丹說起晚上去何家的事。

    顧丹丹聽完,直接被震驚到了。

    “你媽媽那么厲害的嗎?小果,你發達了!”

    “何珈的爸說,如果顧氏把他們趕出局,那么何氏會垮掉的。”小果說道。

    顧丹丹聞言,笑了:“這好辦,讓大侄子不要趕何氏出局就可以了。只要你一句話,我相信他會答應的。”

    小果搖頭:“不會的,他昨天已經說了,不會改變決定。而且,他為了趕走何氏,已經做好很多準備,為此還累得感冒了。”

    一聽大侄子感冒,顧丹丹立刻扔了手機:“大侄子生病了?”

    “嗯,都住院了,你還不知道嗎?”

    “我這兩天都在你這里,沒有回去過。”顧丹丹一下急了,趕緊到臥室去拿外套。

    “小果,我去看大侄子。”

    “手機!”小果把她剛剛扔掉的手機,遞過去。

    “你不去嗎?”顧丹丹問道。

    小果搖頭:“他爸媽在,不會讓我進去的。還有,我的事,你先不要告訴他,他還在生病。”

    “知道了!”顧丹丹轉身就往外跑,轉眼就消失在了電梯里。

    小果也很想顧司慕,想去看他,想要知道他還有沒有發燒,但是顧父顧母還在那里守著,自己去了,只會惹他們煩的。

    正想著,顧司慕的電話打進來。

    “在干嘛?”顧司慕問她,聲音還如早上那般嘶啞。

    “我在家里。”小果聽到他的聲音,既高興,又心疼:“你的聲音怎么還這么嘶啞?”

    “沒事,過幾天就好。有件事,我想問你。”顧司慕的聲音低沉的溫柔。

    “什么事?”小果的心莫名的跳了跳,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