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爵跡 > 第五十四回:末世之兆

第五十四回:末世之兆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爵跡最新章節!

    【西之亞斯藍帝國?深淵回廊】

    濃霧像是冰冷的白色巨蟒,一股一股地貼著地面緩慢地蠕動前行。密集的植被交錯穿插覆蓋,將整個峽谷填滿,大大小小的樹葉爭奪著有限的光照,幾乎遮蔽了整個峽谷的上空。再加上寒冷濃郁霧氣的籠罩,因此,整個峽谷看起來一點也沒有白晝應有的明亮。

    銀塵抬起頭,頭頂上空遙遠的高處,是連綿不斷的婆娑樹冠,光線從樹冠的縫隙里投射下來,被霧氣阻擋潤濡之后,渙散成眼前這片模糊的陰冷白光。他全身冰冷,身體里翻涌不停的恐懼仿佛月光下的黑色大海,一種銳利的刺痛像是冷冰冰的匕首一樣扎在自己的心臟上。他僵硬地轉了轉頭,看見身邊靜立無言的鬼山縫魂,他的面容此刻極度蒼白,失去血色的嘴唇哆嗦著,連同他握緊拳頭的雙手,也在輕微地顫抖著,他的表情讓人感覺他似乎看見了人間最最恐怖的景象。

    在他們面前,是已經死去的白銀祭司,他那副小孩子的身形,此刻已經只剩下一層透明的水晶狀空殼,仿佛蟬蛻一般,留下一個完全沒有生命的寄居之軀。蒼白少年前一刻還仿佛琥珀般溫潤而精致的雙眼,現在只剩下兩個黑黢黢的空洞眼眶,眼球仿佛融化消失,只剩下兩個黑洞,此刻正幽幽地往外冒著森然白氣。

    “他們……到底是什么東西?”鬼山縫魂恐懼地問,“那帝都【心臟】里還剩下的兩個白銀祭司……也……也是這種怪物嗎……”

    銀塵無法回答。

    剛剛面前發生的一切,仿佛是來自地獄的恐怖場景,完全超越了他的認知。他勉強維持著冷靜挺拔的站姿,但其實他已經快要忍不住想要嘔吐。胃里翻騰著扭曲的惡心感。他無法相信,白銀祭司竟然是這樣的東西……

    他們來自哪里?

    他們究竟是什么?

    沒有人能夠回答。

    銀塵抬起僵硬的脖子,他的目光朝天際越去,混濁的視線里,他似乎看見整個亞斯藍正籠罩在散發著恐怖沼澤氣味的烏云之下,無數個秘密從藏身之處悄然蒸發,匯聚成漆黑的云朵,瘋狂地吞噬著所有的光線。

    頭頂傳來轟然雷鳴,卷動起末世預兆般的絕望之味。

    【西之亞斯藍帝國?尤圖爾遺跡】

    龐大的黑暗里,窸窸窣窣的聲音。

    仿佛來自地獄的鬼魅悄然潛行著。

    空氣里幽然浮動出來的白色光暈,巨大的蠶繭上,莉吉爾依然用怪異的姿勢坐在上面,頭發鋪散開來。

    “又來了。”她的雙眼紅紅的,眼眶看起來依然濕潤,“你還回來干什么?”

    黑暗的空間突然被一團若隱若現的幽綠色光芒照亮了。光芒的中心,站著一個服飾奇特的小男孩,他赤著雙腳,手腕和腳脖上,都戴著很多精致的黃金環扣,一身銀白色的絲綢被剪裁得格外怪異——看起來完全不是亞斯藍的服飾風格。他頭上戴著一頂鑲滿黑色鉆石的白金頭冠。他看上去十三四歲的樣子,但卻沒有任何少年的童真和柔軟,他的目光鋒利如刃,視線所過之處錚錚作響。

    莉吉爾站起身來,警惕地看著他,她的目光集中在那個少年的右手臂上——他白皙的手臂露在絲綢之外,但整條胳膊上文滿了極其繁復的黑色文身,文身由各種象形圖案和無法讀取的密文交錯編制而成,仿佛黑色荊棘叢林中捆綁著無數的古老咒語。男孩的右手戴著一只金屬手套,看起來銳利而又堅硬。

    “你是誰?”莉吉爾的聲音有點顫抖。

    “難道你看見了我身后站著的三個人,都還不知道我是誰嗎?”

    莉吉爾抬起頭,小男孩背后的暗影里,幽然浮現出三個同樣打扮的男人來。他們都穿著同樣古怪的服飾,而且臉上帶著金燦燦的面具,面具將他們的下半張臉遮住,只露出閃爍著銳光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

    三個男人的身形幾乎一模一樣,高大而健壯,他們都穿著暗色的絲綢,腰間扎著金屬編織的腰帶,腰上掛著一個精致的囊袋。他們的肌膚比小麥色更深,肌肉粗壯,隔著很遠的距離都似乎能感應到他們軀體里汪洋般的魂力。

    小男孩輕輕地蹲下來,他閉著眼睛,小心地撫摸著地面,仿佛在尋找著什么東西。

    “你想干什么?”莉吉爾陰沉著臉問他,身后骨碟砰然展翅。

    小男孩完全沒有答理她的話,似乎對她那頭巨大的魂獸視若無睹。

    莉吉爾一聲冷笑,身形向前虛探,她閃電般伸出自己纖細而蒼白的手掌,朝著小男孩虛空一握。但是,并沒有如她所料地掐住小男孩的脖子,反倒,還沒來得及看清楚的一個瞬間,莉吉爾只覺得肩膀一陣刺痛,仿佛無數細碎的玻璃碴在骨頭間爆炸,然后,她就看見自己的手臂從肩膀上滑落了下來,掉在地上。血肉切口處,果然是一圈黑色的看起來仿佛碎礦石的殘渣。

    她有點兒疑惑地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臂,再回過頭的時候,就看見站在小男孩身后的其中一個男人,輕輕朝前面走了兩步,他伸手從腰間的囊袋里取出一顆小小的黑色石頭,然后他用一個極其扭曲怪異的姿勢用石頭朝自己投擲過來。

    “你們用礦石進行戰斗,你們是……”莉吉爾驚恐的聲音突然斷在空氣里,她的脖子一瞬間劇痛,還沒反應過來,莉吉爾就看見自己面前的場景上下左右顛倒著旋轉了起來,她仔細想了想,終于明白,她的頭已經從脖子上掉下來了……她想發出些聲音,而喉嚨里只有呼呼的風響。她那雙霧蒙蒙的空洞的大眼睛,再也合不上了。(未完待續。)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