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爵跡 > 第九十一回:永夜晨曦

第九十一回:永夜晨曦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爵跡最新章節!

    “我會保護你的,我們并肩作戰!”麒零拍拍胸膛,露出燦爛的微笑,他的笑容,在黑壓壓的烏云之下,顯得格外燦爛而充滿朝氣,就像是烏云勾勒出的金邊,“而且,有女神的裙擺在,怕什么啊!”

    “沒用的……”天束幽花低聲地說。

    “為什么?你不是剛剛才說女神的裙擺能夠防御所有魂獸攻擊嗎?那我們待在這里,就是最安全的啊。”

    “我們周圍的這些白色絲綢,只是女神的裙擺曾經被擊碎后掉落的殘片,能夠抵御的沖擊和盾牌本體相比,低得可憐。而且,如果沒有魂器的宿主持續不斷地提供巨大的魂力作為供給,那么它的防御能力會隨著消耗而逐漸減弱,最終被破防。而真正的女神裙擺,并不屬于銀塵……”天束幽花看著麒零,猶豫了幾秒鐘,緩緩地說道,“真正擁有女神裙擺的人,是特蕾婭。”

    “什么?!”麒零有點說不出話來,“……不過我還是有點不太明白,就算這樣,那為什么說這里是亞斯藍最黑暗最血腥的地方呢?”

    “除了一度王爵使徒之外的所有王爵使徒,都會聚到了這個島上,你覺得這是巧合嗎?”

    “……好像是有點太巧了……”

    “這是一個精心策劃的‘局’。”天束幽花咬了咬嘴唇,“這一路上的巧合,都太多了。如果說一件事情是巧合的話,連續很多次巧合一起發生,那么只能說,這是布局者一步一棋的精妙算計。”

    “聽不懂!”麒零被她說得頭皮發麻,但又摸不著頭腦,感覺胸膛里有兩百只耗子一起在撓他。

    “你怎么那么笨哪!”天束幽花跺了跺腳,忍不住伸出手掐麒零的胳膊,她快要氣死了。

    “你剛剛說‘一路上’的巧合都太多了,你說的這一路到底是哪路啊?”

    “從我和你遇見的第一天開始!”天束幽花的臉微微一紅。

    “什么?”麒零愣住了。

    “你進過魂塚,你應該知道,魂塚里面的魂器是不斷從山崖上生長出來,然后又不斷地消失的,這點你知道吧?”天束幽花問麒零。

    “知道。”

    “所以,如果不是有精確的信號提醒,魂塚之外的人,是不可能知道什么時候自己的魂器會出現的。對吧?”

    “對……”

    “所以,鬼山蓮泉和我,都得到了同樣的精確信號提醒,所以我們才會在同一天闖進魂塚。大半個月前,特蕾婭就通過天格使者傳訊給我,告訴我,我需要獲取的魂器是回生鎖鏈。他們留下了一盆‘夜螢草’,遇見你的那天晚上,我正要準備出發進入魂塚,因為‘夜螢草’整株都已經開始發亮。這就是我的信號。”

    “你不是說是銀塵求你進魂塚幫我的嗎?”

    “那是我為了報復銀塵把我打倒在地我才讓他下跪羞辱他的。不管他求不求我,那天晚上,我都會進入魂塚的。”

    “所以蓮泉的回生鎖鏈本來應該是你的?”麒零忍不住問道。

    “你知道回生鎖鏈是空心的嗎?”天束幽花的聲音突然有些異樣。

    “空心的……那里面是什么?”麒零好奇地問。

    “西流爾的頭發。”

    “……什……”

    “所以你就明白,為什么我會認為回生鎖鏈理所應當屬于我了吧……當看到蓮泉奪取了回生鎖鏈時,我整個人憤怒得已經根本就沒有理智去好好思考為什么我們會同時得到訊息奪取回生鎖鏈,我只認為蓮泉在撒謊,或者頂多認為訊息出現了錯誤。但我現在才明白,訊息沒錯,信息被精準地送達并觸發了……從這里開始,一路的巧合就多得有點過分了。”天束幽花冷靜下來,她的目光里有一種和她十六歲少女不相稱的成熟。

    “然后是魂塚出口的那一枚正確的棋子被更改了,對嗎?”麒零接過天束幽花的話,開始思考。

    “沒錯。而且,如果按照現在的局面發展來推測的話,應該是出口左右兩邊的棋子都被更改過了。我相信,就算原本屬于禁忌的那顆代表‘死亡’的棋子,肯定也不是通往尤圖爾遺跡,而是通往一個更加‘死亡’的場所。更改棋子的人,需要保證無論我們怎么選擇,都必須將我們導向尤圖爾遺跡……”

    “為什么要讓我們進入尤圖爾遺跡呢?里面除了一堆亡靈之外,什么都沒有啊……”

    “你忘了你在里面遇見誰了嗎?”天束幽花瞪了麒零一眼。

    “莉……莉吉爾?”麒零的臉色有點發白。

    “沒錯。”天束幽花點點頭,“我們為什么會來到這個島上?”

    “因為我們在尤圖爾遺跡里面感覺到了不對勁,漆拉說需要找一個能夠大范圍感知魂力的人,正巧他知道她在哪兒——現在我知道他說的是特蕾婭了,所以我們來到了這里。”

    “那我們是為什么會偏偏又要再次去到尤圖爾遺跡呢?”

    “因為我和銀塵提起了我在尤圖爾遺跡遇到了莉吉爾的事情,我告訴銀塵我在福澤鎮上見過她……”

    “那為什么尤圖爾遺跡里萬萬千千個亡靈,偏偏我們就正巧遇見了唯一一個你認識的魂術師呢?”

    麒零說不出話來。

    “如果按照白銀祭司的說法,鬼山兄妹叛變,因此下達了獵殺命令的話,那么這個島上就應該只有幽冥神音,和鬼山兄妹。”天束幽花看著滿天洶涌的魂獸,她的心里涌起絕望的寒冷,仿佛是永遠不會亮起的黑夜染進了她的眼睛,“但是此刻,我們所有人,所有人都因為一連串的‘巧合’來到了這個島上。”

    “你是說……”麒零終于明白天束幽花的意思,但他卻不敢說下去了。

    “這一次的獵殺紅訊,根本不是僅僅下達給鬼山縫魂和鬼山蓮泉的,而是針對這個島上除了幽冥神音之外的所有人。”天束幽花冷冷地說。

    “包括特蕾婭霓虹漆拉和銀塵和我們?我們這些人肯定不一樣吧!”麒零猛地搖頭,難以接受,但是內心深處卻升起某種難以描述的恐懼和陰冷。

    “當然不一樣,要區分我們這群人,很簡單,把這一路上的所有遭遇都當作是‘巧合’的人,就是這一次殺戮刀刃下的獵物。而一路促成這些‘巧合’發生,精心布局的人,則是獵人。”

    潔白的巨大絲綢緩慢擺動著,仿佛一場盛大葬禮上的白色經幡。

    麒零無力地坐了下來,冰冷的礁石堅硬而鋒利。他忍不住苦笑了一下:“那我呢,我那天把你惹生氣了,一路被你打進甬道,誤打誤撞地跌進深淵回廊,這個總不可能也是精心布局吧?你也是獵人嗎?”麒零的眼睛紅紅的,他把斷刃丟在腳邊,低下頭。

    “只有你是唯一的‘巧合’……我想,你就是這張精密編織環環死扣的捕食巨網上,唯一一個可以被解開的結吧,也許正是有你的存在,亞斯藍才有可能走向徹底不同的命運。”天束幽花在麒零身邊坐下來,她看著他,笑了,“剛才是誰說要和我并肩作戰來著?還算數嗎?”

    麒零抬起頭,他擦了擦濕漉漉的眼睛,露出潔白的牙齒,笑容重新燦爛起來,他站起身,把巨大的斷劍扛上肩膀:“當然算數,放心,我會保護你!”

    天束幽花忍不住嘲笑他:“你保護好你自己就行了。”

    說完,天束幽花用余光悄悄地打量著身邊這個挺拔英俊的少年,不知道為什么,她心里那些寒冷和恐懼漸漸消失了。

    她仿佛看見永遠不會亮起的黑夜盡頭,溫柔地擦出了第一縷晨曦。(未完待續。)
快3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