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爵跡 > 第一百二十四回:我(不該)相信你

第一百二十四回:我(不該)相信你

奇書網 www.wmtssl.live 最快更新爵跡最新章節!

    【四年前】

    【西之亞斯藍帝國·深淵回廊·北之森】

    吉爾伽美什停下飛速前進的身形,他抬起頭,前方混沌的風雪里,已經沒有高大樹木殘留的痕跡,空曠的雪原上,只有遍地倒伏斷裂的巨大樹干,和光禿禿留在地面的高高低低的樹樁。

    “再往前,就進入寬恕的攻擊范圍了。”吉爾伽美什回過頭,看著漆拉,“你準備好進入戰場了嗎?”

    “嗯,準備好了。”漆拉點點頭,“走吧。”

    “可是我覺得你沒有準備好。”吉爾伽美什突然淡淡地笑了,他仿佛淡金色琥珀的瞳孔,閃爍著一絲神秘的意味,“你的魂力在快速地流逝,你不會認為,我感覺不到吧?”

    漆拉的臉色微微有些發白。他沉默著,沒有說話。

    “而且,你剛剛在那棵你停下來傾聽感應的杉樹上,看似不經意但卻非常迅速地做了一枚棋子。”吉爾伽美什朝漆拉走近一步,他的長袍被風卷動,“我還挺有興趣想知道,那枚棋子通往哪里,你打算告訴我嗎?”

    “我沿路都會設置棋子,沒有什么好奇怪的,誰都無法預料等一會兒和寬恕的戰斗究竟會如何,也許我們隨時都需要可以撤出戰場的緊急方案。沿路留下棋子,也方便我們隨機應變,如果真的無法對抗寬恕的話,那至少可以安全撤離,不至于讓戰局失控。”漆拉的語調冷靜而平和,沒有任何慌亂,他的目光直視著吉爾伽美什,沒有任何閃躲。

    “可是,你卻把你的魂器通過那枚棋子轉移了,這恐怕有些說不過去吧?”吉爾伽美什看著漆拉冷靜的面容,依然維持著優雅的微笑,“哪有人還沒上戰場,就先把武器丟掉的?”

    漆拉不再說話。他看著吉爾伽美什,呼吸有些混濁。他纖長的睫毛像是被霧氣暈染了,帶著一種濕漉漉的哀傷。

    “你的魂器去了哪兒?”

    漆拉依然沒有說話。

    “我可以繼續等你,你什么時候想告訴我了,你再開口,我不是很急。”吉爾伽美什輕輕地揚了揚手指,指著他身后混沌的風雪,“就是不知道,他們幾個能不能再堅持下去了。雖然你不是很擅長魂力感知,但是,此處離戰場已經一步之遙了,我想你應該也可以感受到,寬恕沒多久就會徹底覺醒了吧……”

    “我讓我的魂器,短暫穿越了一小段時間,去了未來。”漆拉調整著自己的呼吸,鎮定地說道。

    “去未來干嗎?”

    “我讓它去看一看,這場戰役的結局……”漆拉的眼睛微微有些發紅,像是被冰冷的寒風吹痛了眼眶,“如果結局……如果結局不好,我們現在就立刻離開這里。我不想你走進一個注定會失敗的戰役。”

    “你為何不告訴我,你可以自己去看一看,我可以在這里等你。”吉爾伽美什的聲音有些柔軟下來,他看著漆拉泛紅的眼眶,有些不忍。

    “穿越時間遠比穿越空間消耗的魂力要大得多。光是把我的魂器送往未來,就幾乎消耗了我大量的魂力。如果我讓自己穿越時間的話,我可能短時間內完全無法戰斗,甚至無法立刻回到這里……”漆拉把視線從吉爾伽美什溫柔凝視的眸子上挪開,他不想讓吉爾伽美什看見自己濕潤的眼眶,“我想留下來幫你……雖然我沒你強,但至少,我可以輔助你,我想和你并肩戰斗……”

    遠處,一道鉑金色的光芒閃電般地朝漆拉飛來。

    漆拉抬起手,鉑金色的光芒仿佛游動的銀魚,消失在他的掌心里。

    “你的魂器回來了。”吉爾伽美什溫柔地笑著,他走過去,拍拍漆拉的肩膀,“那你問問它,這場戰役的最后,我還活著嗎?”

    “活著。”

    “那你呢?”吉爾伽美什問,“你還活著嗎?如果不是,那我們現在就走。”

    “我也活著。”一滴小小的眼淚,從漆拉眼眶里滴下來,仿佛一顆閃爍的鉆石,掉進松軟的雪地里。他壓抑著自己哽咽的呼吸,露出了笑容。

    吉爾伽美什抬起手,抓起漆拉冰冷的手,源源不斷的精純魂力輸送進漆拉的體內:“那我們走吧,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并肩戰斗。”

    漆拉感受著身體里面不斷涌進的仿佛精純黃金般的魂力,那些魂力帶著滾燙的熱量,像是能夠將人融化的熱度。

    “你有信心嗎?”漆拉看著吉爾伽美什,小聲問他。

    “我有信心,因為你說,戰役的最后,我們都還活著。”吉爾伽美什用力握了握他的手,“我相信你。”

    【西之亞斯藍帝國·深淵回廊·北之森】

    伊蓮娜看著面前的幽冥,他渾身散發著一種讓人恐懼的狂暴力量。伊蓮娜感覺,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裸露著結實肌肉的男人,如同怪物般讓人恐懼,同時又讓人迷戀。

    幽冥看著自己面前臉色蒼白的伊蓮娜,嘴角輕輕勾起一抹不羈的笑容,但是,他的笑容很快凝結——他看見伊蓮娜的瞳孔里,突然倒映出無數密密麻麻的紅點。

    他立刻轉身,然而,視線還沒來得及聚焦,數百條血淋淋的倒刺藤蔓,鋪天蓋地地迎面激射而來,將他穿射而過,幽冥在全身幾乎快要被撕裂般的痛苦里,昏迷了過去。

    他被高高地拋甩出去,墜落在一截斷裂的樹樁上,他身體里發出清晰的骨頭斷裂的聲響。

    伊蓮娜呆若木雞地癱倒在原地,看著自己面前此刻正在朝天空肆意瘋狂擺動搖曳著的紅色巨蟒般的肉狀藤蔓,渾身顫抖,她被恐懼抓緊了心臟,扼住了咽喉,她完全沒有一絲力氣挪動自己的身體。

    她面如土色地看著天空里無數條沉重的血紅巨蟒,朝自己瘋狂地躥動而下。

    她閉上雙眼,等待著自己的身體被撕得粉碎。

    然而,巨大的痛苦并沒有降臨,取而代之的,是一陣渾厚的皇家橡木的氣味,帶著春日暖陽般的和煦熱度,籠罩在她的鼻息間。

    “漆拉,你保護幽冥和伊蓮娜,帶他們退到后面去。”耳邊突然傳來一個低沉卻溫柔的聲音,那聲音帶著一種帝王的尊貴,同時又充滿了誘人的磁性。

    伊蓮娜睜開雙眼,自己已經遠離了剛剛死亡陰影的籠罩,身邊依然躺著昏迷不醒的幽冥,不遠處,七度王爵費雷爾勉強從地上掙扎起來,朝她走過來。

    伊蓮娜抬起頭,往前方看去,漆拉翻飛的黑色長袍,仿佛黑色的蓮花一樣妖冶詭異,她隱隱覺得他的輪廓看起來竟然和遠處風雪里若隱若現的星血巨蓮極其相似。而此刻站在他身邊的,是閃耀著金色光芒的亞斯藍魂術巔峰──一度王爵吉爾伽美什。

    “你知道你們惹到了一個什么樣的怪物嗎……”吉爾伽美什望著前方成百上千根朝著天空蠕動搖曳的紅色巨蟒般的血色肉藤,低聲說道。

    “這些血淋淋的紅色藤蔓,應該就是它捕食獵物的花蕊吧?它的花瓣還沒有完全綻放,應該還沒有徹底覺醒。如果我們趁早出手的話,應該還有勝算吧?”漆拉看著吉爾伽美什,盡量控制著自己聲音里因為緊張而產生的顫抖。

    “我說的怪物,可不是面前這個哦……面前這個寬恕雖然棘手,但是勉強拼到極限的話,還是多少有些成功的可能……可是這朵巨蓮背后,遠處那個正一步一步朝我們走過來的小家伙,如果它也順利覺醒的話,我們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吉爾伽美什的眸子像是冰凍的湖面,反射著清冷而銳利的光芒,“如果它不參戰的話,我們就還有機會。”

    吉爾伽美什回頭看著一臉蒼白、沉默不語的漆拉,繼續說道:“這四頭亞斯藍活著的遺跡,千百年來一直都是亞斯藍領域上魂獸實力的巔峰,它們統御著整個魂獸世界,長期占據食物鏈的頂端。其他的魂獸和它們相比幾乎是天壤之別。但是這四頭魂獸,實力也分強弱,從最弱的諸神黃昏,到祝福,再到寬恕……而處于巔峰的,就是遠處此刻還在觀望,暫時沒有參戰**的自由。”

    “自由比寬恕厲害很多嗎?”漆拉問。

    吉爾伽美什轉過頭,帝王般的容顏在風雪里透著一種凜冽的鋒利,冰雕玉砌的五官在雪地里發出柔亮的白光:“自由和寬恕的差距,就像是……我和幽冥的差距。”

    漆拉沒有說話,他從吉爾伽美什的話里,獲取不到太多的信息量。因為不管是吉爾伽美什,還是幽冥,他都無從知曉任何一個人的魂力上限究竟有多高。他轉頭望著遠處混沌的風雪,此刻寬恕巨大搖擺的觸須,正釋放著巨大而混亂的魂力,漆拉完全無法感知到寬恕背后自由的魂力狀態。而剛剛吉爾伽美什說,自由此刻還沒有參戰**,那么它的魂力也就還沒有釋放,只處于隱藏狀態……吉爾伽美什的天賦并不是精準的魂力感知,但他卻依然可以清晰地透過面前混亂暴走的寬恕的魂力屏障,感知到遠處此刻處于隱藏狀態下的微弱魂力變化。

    漆拉發現,自己從來不曾知道,吉爾伽美什到底有多么深不可測。

    這也許就是被稱為亞斯藍魂力巔峰的壓倒性實力吧。

    “漆拉,我需要你做一枚棋子,讓我可以在不觸怒寬恕的情況下繞到它的身后去,我需要先去解決自由,否則,按照它此刻的覺醒速度,就算我們成功地捕獲了寬恕,那自由也已經徹底覺醒了。那個時候,我就沒有力氣再去對付一個那樣的家伙了。”

    “那這里的寬恕怎么辦?”漆拉問。

    吉爾伽美什轉過頭看著漆拉,臉上露出迷人的微笑,他低沉而動人的聲音像冬日里的暖陽,他抬起手,撫摩了一下漆拉皺在一起的眉毛,他把他皺緊的眉心輕輕撫平,輕聲說:“如果說要你戰勝寬恕,確實不太容易,但是如果只想躲避寬恕的攻擊,保護好你們幾個的話,漆拉,你一定沒問題。我相信你。”他嘴角輕輕揚起,“你在這里等我,我一會兒就回來。在我回來之前,就麻煩你照顧好他們幾個了。”

    “那你……”

    “我答應你,我一定會活著回來的。”吉爾伽美什看著漆拉擔憂的面容,不由得溫柔地笑了。

    吉爾伽美什面前的雪地上,一枚冰雪雕刻而成的精致蓮花靜靜地綻放在半凝固的血漿里,小小的蓮花通體剔透,仿佛水晶般縈繞著星辰的光芒。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要鬧。”吉爾伽美什揉了揉額頭,苦笑著說,“你竟然做了一朵小寬恕給我當棋子,我也不知道該說你什么好……”

    漆拉尷尬地笑了笑,一臉窘迫的神情:“我無意識地……隨手就做了,可能下意識里在想著蓮花,所以就成了這個樣子……”

    吉爾伽美什抬起手拂了拂肩膀上的碎雪,朝那枚水晶般的蓮花走過去:“我沒有回來之前,留在原地,不要對寬恕有任何的挑釁,它現在依然處于吸收黃金魂霧的階段,應該暫時不會發動大規模的攻擊。但如果……我只是說如果……如果我之后沒有回來的話……”吉爾伽美什輕輕地在那枚蓮花棋子旁邊蹲下來,回過頭,抬起他濃密的金色睫毛籠罩下的漂亮眼睛,“答應我,不管用什么方法,你也要活著離開這里。”說完,他伸出手,拾起了那朵冰雪蓮花。

    空氣里一陣輕微的波動,吉爾伽美什的身影就仿佛被風吹散了一般,消失在空氣里。

    遠處,仿佛一座高聳入云的雪山般巨大的寬恕,此刻安靜地輕輕搖曳著它巨大的白色花瓣,如同無數翻涌堆積的云片,層層遮蔽了視線的盡頭。剛剛一直昏迷的幽冥,此刻恢復了意識。他掙扎著走到漆拉的身邊,望著吉爾伽美什已經消散的身影,他咬了咬牙齒。深邃的眉骨下,他的眸子里閃過一道黑色的光:“你怎么這么蠢。”

    “什么意思?”漆拉的目光從前方混沌的風雪里收回,他的眼神變得冰冷。

    “吉爾伽美什是在試探你。”幽冥的呼吸里帶著壓抑的怒意。

    “試探我?”漆拉的瞳孔微微有些顫抖。

    “我們一直都宣稱,我們對自由的覺醒毫不知情,對吧?”幽冥看著漆拉,目光里的冷意仿佛一把涂毒的匕首,“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自由的具體位置呢?你沒有去過的地方,你是無法做棋子抵達的,你自己的天賦,你不會不清楚吧?”(未完待續。)
快3走势图今天